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棋局】正文篇:特派员基尔伯特

*其实蛮喜欢基尔和伊莎的,在这里就让他们在一起好了。

*听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520??汪汪汪




 “他妈的见鬼。”阿尔弗雷德死盯着那几个艰难移动的行尸,咬牙切齿地说。

 

“阿尔弗雷德,都到这个地步了,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们到底在搞什么?故意分散的军力,未知的转移文件,遇袭,休斯顿可是个大城市,军队哪里去了?派我们来,怕不过是个幌子吧?”王耀的语气平淡,目光犀利。

 


    行尸们摇头晃脑、跌跌撞撞地走过来了,他们身上着装布料统一是一种蓝色的化纤纤维制成的,身上插着许多粗大的塑料管道,人体部分各有残缺,神志不清,只是一味的向前走,“白头雕号”鼓动强风试图吹退他们,那几个行尸听见机械运行的巨大轰鸣声突然猛地加速向前,但终不敌空气炮的攻击彻底报废了,阿尔弗雷德盯着行尸走来的地方,沉默着,他的蓝色眼睛泛着和雾一般的晦明光芒。

 

 

  “滴滴滴滴——求救信号!王先生,北区的左横向过道下有求救信号反应,是否回应?”

 

  “我是前来救援的【黑塔】联合部队成员,听到请回答。”

 

  “有回应吗?”阿尔弗雷德问。

 

   “滋滋滋…哗哗…..”

 

   “救救我们….滋滋滋…我们被袭击了..滋..是异教徒..他们手里有….天哪..朱迪..!”

 

   “王耀,左脑部分由你控制,我们得赶紧解救被困人员。”阿尔弗雷德操纵着笨重的机甲灵活地穿过复杂的建筑地形,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我得承认,内部的确有点什么,这不是我们能插手的,他们的目的绝对不会是终止战争,我甚至在想,黑白塔的战争是否真的是他们说的那种起因…我们身为【国家】代表,说到底,就是个被各大体系政客支配的空壳子而已,所以,别管太多。”

 

 

  

   解救的被困人员一共有四十二名,包括医生、护士和少数没来得及转移的病人,据护士长回忆,他们很早的时候就被袭击了,警察也有到场,偶然的一天,护士长去C区取药,听到了一名警察和袭击他们的异教徒聊天,才明白他们早就被收买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护士长听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个异教徒说,我们上头有人,自己人。”惊吓之余护士长没有听完就逃回诊室,和几个信得过的同事说了,带着一些病人躲到了隔离间里才躲过一劫,她表示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王耀反复听着他们的供词,每个人都有一点疑点,可当所有人的证词都串联起来的时候又被掩盖了,像是框死了一个程序,你只能得到这个结果,而想要求得的因素却无法得知,无法得知因素,就无法检验答案,只能受制于可能错误的答案。

 

 

 

 

 

   阴郁的天空,化不开的浓重阴霾低低吻着荒芜的山岭与沼泽,微蒙细雨无声地下着,四方俱静,远处的荒野上雷雨云蠢蠢欲动,怕是会赶在傍晚之前下一场大雨,着黑色大衣的白发男人背着行囊,提着箱子快速跳跃一个又一个坡口,雷声越来越近了,他却停了下来。

 

  他叹了口气,可能还翻了个白眼,伸手给脸色发白的队友、拉她走上坡来,雨水淋湿了他们的衣服,只是白发的男人仍潇洒地上蹿下跳,那女人已经冻得脸色发白。

  “住店。”白发的男人推开一家酒馆粗制滥造的木门,破旧的门铃被撞得异常响亮,里头挤满了躲雨的人,大多是身材强壮的男人,大声嚷嚷着喝酒赌钱,白发男人走到柜台,敲了几下柜子,趴着打鼾的店主毫无反应,

 

  “杰斯比!”一个扎着红蓝格子围裙的粗壮女人发出了闪电般的巨大声音,店长触电般跳了起来,睁着浑黄的眼睛“啊!什么?喊什么呢?”

 那婆娘端着牛肉,没好气地说:“有生意!”

 

 “住店,一间。”

 

  店长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扔下钥匙“408,自己找。”

 

  进入房间,确认无摄像头和双面镜后,两人利索地洗了澡,男人穿着衬衫,坐在床上翻着箱子里的仪器,女人站着擦着头发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救你不是为了听废话的,爱睡不睡,等会儿赶路。”

  基尔伯特合上箱子,没正视伊丽莎白的眼睛,这种敷衍的态度惹恼了伊丽莎白。


“我睡哪儿?”伊丽莎白冷着脸。

  基尔伯特拍拍身边,一脸无赖痞气地说:“你不和我睡还能睡哪儿啊?”说罢挥挥手,闭上眼睛,敢情是等着侍寝的皇帝。

 

 等了好久也没听见伊丽莎白发火,睁开眼时伊丽莎白正背着他脱衣服,穿着长衬衫,好吧,得承认,光看身材还是很正点的,脑子就..慢着、她手里拿着的是….手术刀?!没给基尔伯特跳起来,伊丽莎白就一记手肘捶向他的腹部,慌忙接住间,基尔伯特试图把她摔下床,反被对方骑在身上一刀捅在颈边的床垫上,基尔伯特深吸一口气,

 

 “拉斯维加斯的那件事,是你还是大人物下的命令?”

  “刀!刀拿开点,这可是大动脉…呵呵,蠢女人,我给你个机会你——”  “啪——”

他被对方利落地闪了一耳光。

 

“你最好老实点交代。.”


 基尔伯特那叫一个郁卒,想也没想就一记手刃过去反推,压在身下,对方自然奋力挣扎,那把手术刀被甩掉老远,扎在柜子上,仗着身高优势,基尔伯特把对方的头往胸口一摁,狠狠地丢下两字“睡觉!”对方委屈了一会儿,也意识到打不过近身格斗满分的基尔伯特,慢慢地也不做声,睡着了。

 


评论
热度 ( 17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