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正文篇】棋局:监狱记事

  *懒癌晚期我真的没救了,我需要留言的小天使亲亲才能站起来




   王耀在斯洛霍夫里见到了很多人:大人、孩子、病人、犯人、医生。他在这座监狱里上学,游走在这些灰色人群中,聆听他们痛苦隐忍的呻吟。斯洛霍夫中还关押着一部分精神病人,而少数安静善良的病人就成了王耀的“朋友”。

 

     每当护士长小姐敲打铜铃午睡的时候王耀都偷偷地溜出去,躲在洗衣篮里,而王耀的空床位就由安娜的小妹妹来掩饰,每次王耀回来都会分给她从别的地方讨来的小玩意,还劝说一个神经敏感的女人给她用输液胶管扎了一只小兔子,久之小姑娘也乐意帮王耀打掩护,洛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出声。

 

         

      病院的位置稍微靠近地面,掩盖不了的微光从腐朽生菌的天花悄然渗透,光斑安静降落,墙壁上的白砖早就被灰尘、粪便所覆盖,连苍蝇都下不去脚,这里住着一位画家。终日带着脏的几乎看不见原来颜色的红色贝雷帽,高大的身材为了将就屋子里狭窄低矮的天花不得不一年又一年的缩着身子,银白的发丝挑染着棕色的卷发,指甲缝里是永远洗不干净的颜料,覆盖着红肿发炎的细小创口,任由它腐烂生蛆。

 

     听说他是一位反对黑白塔战争的艺术家,在艺术圈内略享薄名,至于他为何选择窝缩在这间潮湿黑暗的病房就不得而知了。王耀常常来看他画画,他一坐就是一整天,但是他画的从来都是花朵,艳阳,美丽的草地古堡还有若即若无的少女的侧脸这些王耀从来没见过的东西,有时候他闲的时候也会和王耀聊聊天,甚至贿赂王溜到仓库偷颜料,还老是抱怨鲜艳颜色的颜料用的太快了,有时候王耀会待到晚餐才回去,监狱长来送午餐的时候他就让王耀躲进他放颜料画架的柜子里,然后把夹在面包里的午餐肉分王耀一半。

 

 

      通过艺术家的人际关系王耀还认识了痴呆的债券商人、水银中毒疯掉的诗人,披着小丑皮肤的杀人犯..王耀在这些人身上了解外面的世界,在他们的口述下建立起复杂扭曲的世界观。

 

     医生的针筒,摇摇晃晃的视线,滴答滴答的心电图,已经够厌恶的了墨绿色手术服让处在叛逆期的王耀头痛,对于孩子们来说,十六岁是一个大坎,至少他们认识的人里就没有活到十六岁的。而事实上病理细菌活人实验是最恶心、让人唾弃的实验,为了不让实验体烂掉还要注射大剂量的抗生素,王耀一头漂亮的长发完全掉光了,脓包破掉之后坑坑洼洼的像只癞蛤蟆,蓓姬有时候还是会哭,她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个可爱的洋娃娃,不过她比较命好,有些老爷们就喜欢这种金发碧眼又年纪还小的孩子,估计很快就能脱离苦海了。洛基也跟王耀一样生的满头脓包,两个人还都臭美的不得了,为了不让别人看见用纱布一层一层地裹的像个阿拉伯人似的。

 

      今天是最后一次病理实验,两个人并排躺在病床上等待被推入手术室。

       洛基费劲力气解开一部分绷带,想伸手挠一挠闭目养神的王耀,可是绷带裹得太紧伤口又痛,怎么也够不着那短短的十五厘米差距,最后忍无可忍挣扎了很久用额头狠狠撞了铁围栏一声才让两张病床撞在了一起,王耀睁开眼,惊讶地看着洛基正流血的额头。

      洛基却又笑了,躺下来说:“王,你怕不怕?”

      “有一点怕,你呢?”王耀老老实实地回答。

 

      “我也有一点,等会你要抓紧我的手,不然我怕我会吓得跑掉的”。

       “好。一定。”

 

       “那说好了哦,你别到时候自己跑掉了。”

        洛基隔着铁栏使劲握了一下王耀的小尾指,咧开一个傻兮兮的笑。

 

 

        “抱歉了。”王耀没说出口,随后的十五年里依旧如此。

 

         想到这里,王耀摸了摸口袋里拔下来的的针筒,不多不少正好六个。某个信念越发坚定。回想起那个下午,王耀始终觉得自己是做对了。

  

         “王耀,想出去吗?”王耀很久没来看画家画画了,王耀最后来的那几天,画家突然对王耀说了这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想,怎么不想。”王耀拿了个小树杈戳着那些混在一起的颜料,试图解救仅剩不多的白颜料。

       画家停下了手中的笔,表示画已经完成了,王耀便好奇地凑过去看:画布上画的是他的房间,但是在天花板的地方却破了一个大洞,光从上面直射进房间里 ,下面画着他自己,画中的他剃掉了乱糟糟的胡子,整装待发,甚至还有一只小巧的手提箱放在脚边,而这个人却不急着上到光明的上面去,却向面前的黑暗伸出了邀请的手势。

       “我有点东西,你愿不愿意赌一把?赌赢了,我就带你出去。”

              

                    

        警报声和射击声从身后传来,马克颜料防腐剂味道的黑色大衣盖在他头上,王耀迷迷糊糊间发觉自己好像是被人背着。那人奔跑的速度很快,步伐稳健,把一群凌乱的脚步声甩着身后。

        虽然不是自己在跑,但是王耀知道,他赌赢了,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想笑出来。

 


评论 ( 5 )
热度 ( 12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