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论药剂的使用32: 姓氏的荣耀

   *爸妈不在家,自己做饭吃,感觉...快食物中毒了..所以这篇水一点点也是合理的对吧(求不打

 

    伊万领着当时还睡得死猪一样的王耀回了趟老宅子,通告了一下他结婚的消息,小妹妹娜塔莎不在,姐姐冬妮娅说她几天前参加总督妹妹的茶话会去了。这让伊万松了口气,他这个妹妹从年纪小的时候就特别黏他,还吵着要和哥哥结婚,对伊万从前的那些“床上的朋友”们更是不客气,为此还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后来还是托里斯找到的她。伊万为了逃离古板的生活和想扒自己裤子的妹妹也只能选择参军——还是相当狼狈地逃走的,在保姆玛利亚和管家托马斯的帮助下,从扫雪的炉窗里跳出去的。

 

 

 

      也就是那么多年来,伊万都没和家里怎么联系,直到伊万参加魔鬼培训班并以优异成绩杀进A部之后,这位夫人才松了口把扣着他的户籍资料给回他,直至荣膺上将,夫人也只是淡淡地送来了布拉金斯基家族的账目和祖传的婚戒,所以说伊万对于这个母亲仅仅停留在尊敬的层面,并没有多少的沟通,他不在乎也没有什么关系。但对于他和王耀,他还是希望得到家人的祝福。

 

 

     次日王耀的早餐是在床上吃的,望着精致的银托盘和一字排开手里还端着热毛巾和点心的女仆,王耀感觉自己就跟瘫痪在床的小公举一样。对此没少和安娅夫人沟通,夫人的说法很有说服力,她温柔地笑着,眼睛却牢牢盯着王耀的肚子,说:“你的身子太弱了,要多休息才能生下健康的孩子”。

 

     王耀当时就噎住了,没敢告诉夫人他不打算要孩子的事。

      

   王耀给他最小的弟弟濠镜打了电话,对方表示会一直支持他,也祝贺他找到能依托的人,这让王耀很感动。而王耀的另外一个弟弟嘉龙就没有那么贤淑了,要不是濠镜摁着,估计就要跳起来扔话筒了。

 

   王家人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布拉金斯基家族毕竟是四族之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差不到那里去,伊万也确实是真心喜欢王耀的,可是大哥就这么嫁出去了,心里总有点不舍,比起安娅夫人送的古董名玩,王家人给的贺礼就实在的多:嘉龙暗地里给了王耀一队雇佣兵,部署在帝盟的各个角落;濠镜这个小狐狸笑眯眯的寄给王耀一份伊万底下所有产业的名单,


     “要是布拉金斯基先生没有如实上交的话,先生就可以逐条清点了。”王耀深感欣慰,濠镜这个弟弟真是太贴心了。

   

   说到底,只是因为布拉金斯基这个姓氏的祸,若不是这份追加在姓氏之后的荣耀,王家人也不至于提防到如此地步,他们俩的结合也不用兜兜转战那么久。有时候王耀就感叹投胎真是件学问,云泥之别不过是看你从谁的肚子里出来而已。

  

     姓氏从你一出生,就已经冠上,而命运,也一早写定。






 

    亚瑟是四族中柯克兰家族的末子,他的母亲和现在端坐在玫瑰庄园里的斯科特的母亲并不是同一人,他的母亲罗莎是个有着漂亮金色长发的战地护士,很多年前柯克兰先生在战场上结识了正当妙龄的罗莎,后来战争结束后,柯克兰先生回去了,而罗莎却发现自己怀孕了,直到罗莎去世,柯克兰先生才将已经五岁的亚瑟带回玫瑰庄园,那时候惊起了不少波澜,柯克兰的正牌夫人不喜欢亚瑟,尽管他有着柯克兰家族象征的森林般的眼睛,模样也是可爱的,她庆幸他只是个beta,不管怎样,未来的家主是绝对不会给一个beta的。她的孩子也以捉弄亚瑟为乐,所以亚瑟养成了寡言少语的性子,他的童年是灰暗的,充斥着嘲笑和欺凌,直到他遇到阿尔弗雷德。

    

 

 

    亚瑟十二岁那年,四族受邀请,带领家属参观帝苑,和大帝共进晚餐,亚瑟也被带去,陌生的人群在他眼里无限拉长放大,影子在脚下汇聚,映出来的是臃肿或细长的,魔鬼,让人惶恐。亚瑟没办法融进同龄的孩子里,他也不想被斯科特发现而被嘲笑,于是一个人偷偷溜走了。帝苑的结构非常复杂,期初是起到防御作用的迷宫,亚瑟这种从来没来过帝苑的人走着走着就迷路了。最后在妖精小姐的帮助下,亚瑟走到了迷宫的尽头,一片种满温柔的花朵的圆形纪念碑,再往前的圆拱形门洞后面就是帝苑的出口了,亚瑟可以看见一个秃头的总管正端着宴会的饮料,姿态优雅。

 

 

       亚瑟躺在长着铃兰的草地上,望着头顶的天空,这和他过去和母亲看到的并无一二,可是就是有什么不一样了,这种天空的蓝纯的容不下其他东西,像婴儿衣服上的浅蓝,天真的样子。

     

      “你在干什么呢?”就在亚瑟昏昏欲睡的时候,一个毛茸茸的头蹭了过来,阳光下他一头耀眼的金发,眼睛就映着天空的蓝,穿着白色画着绵羊的睡衣,亚瑟连忙坐起来。

      “我?我在这里休息…..你呢?”亚瑟鲜少出门,他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还穿着睡衣的小男孩是谁。

        “我叫阿尔弗雷德,你叫什么?”

        “我、我叫亚瑟…”

        “那我叫你哥哥好不好?哥哥!”小天使绽放出一个可爱的笑脸。

          

        可怜的小亚瑟当时被眼前的小天使迷得七荤八素——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可爱的小天使!亚瑟感觉自己都要感动哭了。平时不受待见太久,连个仆人也不会尊称少爷,只会直接叫他亚瑟。

         “叫我亚瑟就好了。”

         “那我们做好朋友吧!你要陪我玩哦!亚蒂~”小男孩笑的时候呆毛一翘一翘的,说着就像坐在地上的亚瑟伸出了手。

          他们相遇的那一年,阿尔弗雷德六岁,亚瑟十二岁。

          

         “和我拉钩!要和我做很久的朋友哦。”

 

        “嗯好,拉钩,做一辈子的朋友。”亚瑟的眼圈明明都红了,却死都不肯承认。

     

      后来亚瑟才知道,阿尔弗雷德是大帝的养子,从小就养在帝苑里的。在阿尔弗雷德的努力下,亚瑟得以频繁进入帝苑,时间长了,大家也就接纳了这个私生子。父亲也表现出更多的关注,夫人也没有再忽视亚瑟的存在。亚瑟度过了他人生中最安静美好的两年生活,直到那杯毒酒的出现。

 




  亚瑟受父亲的委托,给大帝送去一瓶珍酿,父亲告诉他这瓶酒很重要,一定要送到大帝手里,柯克兰家族和其他三族的命运,就掌握在你手里了。那时候大帝已经疯了,他下令“清洗”了许多致力于娜塔西娅研究的科学人员,还流放了四族之一的贝什米特家族。亚瑟利用与阿尔弗雷德的关系,成功用那杯毒酒,杀死了大帝。



  

    “与白的阴影交替,四族杀死了大帝,戏子在墙边哭泣,穿花衣的吹笛手不说话,魔鬼魔鬼你到哪里去?”歌谣那么唱着,作为与大帝息息相关的阿尔弗雷德和娜塔西娅系统被流放和强行分解,落下帷幕,即使阿尔弗雷德姓琼斯,他也改写不了被当做大帝欲孽被处理掉的命运;即使亚瑟只是微不足道的私生子,但是只要他姓柯克兰,他就逃不开为家族效命的命运。

  

    很多事,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写定了,无论好与坏。

    

 

 

   

 

评论 ( 5 )
热度 ( 38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