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论药剂的使用29:换血

  “伊丽莎白,手术!手术!快啊!打开中心塔!”伊丽莎白隔着老远就听见弗朗西斯的叫喊声,连忙把手上的文件一扔,踩着没系上的高跟鞋旋风一样地冲了出去,弗朗西斯一路开着飞行器冲进了基地内部,走廊的行走的人都被凌风掀了个底朝天。


   “出什么事了?!爱丽丝!快,通知洛基,叫他们集合,准备治疗室!见鬼了!赶紧把人集合起来!”一阵手忙脚乱中,弗朗西斯抱着被冷冻的王耀跳下了飞行器,伊丽莎白一个不小心被高跟鞋的带子绊了一下,懊恼地直接甩掉了鞋子,光着脚追上了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这是谁?前面的人别挡路!”伊丽莎白划来防卫的密码锁,通过层层防御,两人的脚下出现蓝荧色的圆点,圆点尽头是巨大的屏幕,还有众多投影在空中的监控录像。

 

  “王耀!那对王氏夫妇还记得吗?曾经来过学习的,他们有孩子在帝盟手里,所以没能登上船,有一个半死不活的女儿…这是他们的长子,被辐射枪扫中了,左肩有一发子弹,我在飞行器上简单处理了一下….叫醒洛基!那个混家伙在哪里偷懒呢!”

  

   王耀的伤势比想象中严重,虽然辐射枪的射线可以用另一种放射性射线抵消掉,子弹的贯穿伤也很容易疗养,怪就怪在时间,时间相隔太久,血液的大量流出导致心脏衰竭这就是大问题了:人的身体可不是说放血就放血,说输血就输血的。王耀的生命现在可谓是风雨中短线的风筝,摇摇摆摆,几欲零落。

   



   连一向吊儿郎当的洛基也有点慌,王耀的血型很特殊,是一种阴性的beta血,这种祖列近似于omega,但是又是属于beta类的血型很稀有,翻遍了血库也只有少量的储蓄,而且王耀还有排斥反应,他对药物的高敏性简直让人抓狂。

  


  “弗朗先生,这、这怎么办?再不想别的方法,他真的会死的!”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啧…偏向omega的血型…伊莎!伊莎!把西娅的O型药剂拿来!洛基和爱丽丝,准备换血!”

   

    “弗朗西斯你确定吗?西娅的药剂还没有在人身上试验过!它有什么副作用我们都不知道!”

    

     “管不了那么多!”

    



     一管散发着幽幽蓝光的蓝荧色液体被注入到王耀的大动脉里,同时,几根有婴儿拳头粗的管口吸住了各大动静脉,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洛基咽了口口水,在众人的注视下把管子连接的omega阴性血血罐的启动键摁下。

     和血液透析的原理差不多,将血液输入抽出的过程极为痛苦,即使在昏迷中,王耀还是会时不时发出小猫一样的呜呼声,下意识地皱着眉头紧咬着牙关,伊丽莎白怕他把舌头咬了,硬是撬开他的嘴塞了块东西卡着,到血换到三分之二的时候,王耀的反应突然强烈起来,手脚不受控制地抖动,所有人的心都顿时悬挂了起来,要是王耀在这一刻没能挺过去,那就功亏一篑了,回天乏术。


     弗朗西斯直接跪在了仪器边上,连续十几个小时的高度紧张让有旧伤的他感觉疲惫不堪,伊丽莎白连忙跟着蹲下,扶着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你不行就不要逞强,去休息吧,我帮你看着。”

     伊丽莎白眼中的弗朗西斯胡子拉渣,隐隐还看见有血丝,衬衫的一角折进了脖子里,浅色的毛衣背心的毛线被勾出了几条长线,然而即使是这么狼狈,他身上还是有一种颓废的魅力。


    “小伊莎,当年贞德…哪怕到死我都没能在她身边!再后来,是基尔,是你,是马修,现在连费里西安诺都不在了,那还剩下什么?我当年遇到过那么多人,如今还要一个个看着他们在我眼前死去吗!我要等到他醒来,我就不信,命运还能从我这里拿走什么!”


    “弗朗….”


          

    “弗朗西斯先生!心跳恢复稳定了!血压正常..颅压正常….内部没有阴影..我们是成功了吗!快快!刚才的视频录下来没有!这是人类历史性的事件!我们成功通过药剂把一个beta转化成了omega!哦老天!”


     洛基当即把爱丽丝抱了起来转圈,众人也终于松了口气,如果后期的康复跟得上的话那就好说了,这对于刚刚把人从鬼门关拖回来的洛基一行人来说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



     王耀被安排在特制的疗养舱里,疗养舱呈圆形,里面有一层液状的培养液和镇定信息素,如今性别的转变会让王耀开始对空气中的信息素很敏感,他们也不能保证转化的程度到哪里。omega的骨骼比较纤细,器官相对alpha和beta来说小的多,因此她们有足够的空间放子宫和产道,虽然beta也存在子宫,但是扁小得多,并且生殖能力低下,所以王耀开始不停的发烧,时而发烧时而打寒噤,足足闹了一个月。



    战战兢兢的一个月后,王耀的身体情况开始好转,但仍然没有苏醒的征兆,仍然是悄无声息地躺着睡着,面色苍白得瘆人,弗朗西斯把王耀的看护工作交给伊丽莎白,每天固定的时间点检查一次,但是最近伊丽莎白在进入治疗室时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她虽然是个beta但是当年弗朗西斯为了救她在身体植入了大量机械的成分,对于感知部分是通过机械分子网传递的,按常理来讲,判断不会有错。

 


    “到底是哪里不对…这、这是花的味道?”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淡淡的花香, 前调像是清冷的黑檀木,融合了雍容的牡丹和麝香,尾调是温软的乳香,是一种极具东方神秘馥郁的香调。淡淡的香味却无不撩拨着人的神经,诱惑着人的欲望之魇..





   伊丽莎白突然醒悟,扑过去把镇定喷雾打开,该死的信息素干扰!她都快忘了王耀现在不是beta而是omega了,omega发情的信息素会让alpha发疯的!可是连beta都能感受到的吸引力….不会是西娅的O型药剂用力过猛,加上换的是omega的血,把王耀改造成高效的生育工具了吧?


    想到王耀躺在床上一脸慈爱身边躺着七八个婴儿的场景,伊丽莎白一阵恶寒,连忙用手猛拍打脸颊,一边嘟囔着:“你当人家老母猪呢….’

 





    于此同时相同于伊丽莎白的苦恼,遥远的另一边的安东尼奥也是要疯。

   大半夜的突然被伊万从被子里拎出来,对方还一脸高贵冷艳地说:“安东尼奥,和我打一架。”

   “妈的你脑子有毛病?这是、这是凌晨三点!”

    “我知道啊,你不陪我打是不是!”说着伊万突然就一拳打向安东尼奥,安东尼奥猛地一侧才躲过。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脑子抽什么风了!”安东尼奥甩身站到床上,伊万毫不客气又是虎虎生风的一拳擦耳而过,逼着安东尼奥还手,两个人连打带摔地到了练习场,伊万抓住安东尼奥的手腕往后拼命地扭,脚下朝脚踝关节处就是一踢,硬是把人摔倒了泥地上,


   “拿出点本事和我打!”


   “熊崽子你说什么呢”安东尼奥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起身就抡了伊万一拳,两个人互殴的动静甚至惊动了巡逻的警防,幸好现在的巡逻警防都是智能机械人,要是被别人看见了那就很尴尬了。



   两个人互殴到最后,都躺在了泥地上喘气,

   “怎么?小熊崽累了,我跟你讲,我当年在军校的成绩也是…伊万?伊万?你….”



   伊万没有接过话,到是一个劲地吸鼻子,每一次吸气都跟呛水完一样,喉咙里一阵轻呜。


   安东尼奥只能安慰他说:“伊万..王耀不会有事的。”


   “我知道。他一定没事。”

     

   “那你把左手上多余的戒指摘下来吧,交给我,我替你保管。”

 



    安东尼奥知道,在布拉金斯基家族的传统观念里,伴侣死后,原本戴在右手无名指的戒指会带到左手上,连同伴侣的另一只戒指一起戴在左手的无名指,而王耀死不见尸,戒指也没了踪影,伊万就把落下的那只尾戒修整后一同戴在了左手,以表追忆。

 


   黑暗中,一枚圆形冰凉的戒指递到指上,安东尼奥却突然想到另外一个人。



   好像,自己连戒指都没能给他戴上呢。

 

  

 

 

  **


PS:为什么要把老王变成omega呢?我的灵感来源于一个生理小知识:

  女性失血到三分之二才会死,男性只能到三分之一,(感谢大姨妈每月的悉心栽培)然后就灵感而发了....

  妈的扯。

  但是关于俄罗斯人戒指的事到是在节目里看的,俄罗斯人结婚戒指戴在右手,离婚戴在左手,若是伴侣死去,就两只戒指一起戴在左手无名指。


   

评论 ( 3 )
热度 ( 27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