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论药剂的使用27:暗斗和迷茫的羔羊

      亚瑟撇了一眼身旁睡得安稳的男人,内心情绪复杂。有恶心的成分,愤怒、愧疚,遗憾,说不清道不明。阿尔弗雷德紧靠着亚瑟的脖颈,因而亚瑟可以很清楚且有很长的时间去观察他的变化。那个孩子,有着漂亮蓝色天空的眼睛的孩子,从前稚气地跟在身后的孩子,被时间磨砺出钢铁锻造般尖厉的神色,当他与你对视的时候,你能看见的是映着天空的海,深深浅浅间,摸不清,看不透。像海一样乖戾的神明。




     最初回到公寓的时候亚瑟还尝试偷偷给王耀留下什么讯息,但是很遗憾,阿尔弗雷德直接简单粗暴地把他摁在沙发上强行来了一发,一边用担心王耀回来会看到而尴尬不已,一边阿尔弗雷德攻势越发的凶猛,仿佛在向亚瑟证明他的成长,无论是哪种意义上的。



    亚瑟被这只正值精力旺盛的发情期金毛弄的筋疲力尽,加上ALPHA的强行标记又消耗了巨大的体力,还没等亚瑟把想好的借口进入房间离开阿尔弗雷德视线范围内时,突然尾椎一麻,他就不能动弹了,阿尔弗雷德光着精壮的上身坐在身旁,一捋被汗浸湿的刘海,用针筒向亚瑟做了个下流的手势后,亚瑟就彻底昏睡了过去。



    醒来之后亚瑟已经被阿尔弗雷德带到了另外一处地方。房间里没有任何窗或是可以沟通的电子设备,有的只是暗红色夏可可风的大床和严密的三层防御的合金门。




    之后的这一个星期亚瑟想尽了办法逃跑,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除了阿尔弗雷德本人的指令,门是绝对不会开的。房间里也没有其他的出口,无可奈何,无比痛苦的一个星期,每天的固定娱乐项目就是做爱,一种野蛮而原始的驯服行为,变着法子的击毁精神寄托,真亏的你能做的出手,琼斯。



      阿尔弗雷德躺在亚瑟身旁搂住了亚瑟的腰,恶作剧一般蹭着腰间的软肉,亚瑟对于他的幼稚行为是一万个不满加无聊,并没有说半句话回应琼斯。



      “呐,亚蒂,你知道吗,费里西安诺死了哎!”


        亚瑟心下一惊,问道:“什么时候的事?,路德维希呢?王耀呢?是不是四族出什么事了?”


      “你还真是时刻记着你的姓氏啊,亚瑟·柯克兰。没错,四族是出事了,而且是很大的麻烦,议会和四族,恐怕要开战了。”


       “你告诉我这件事….你是不是也有插手,说!费里西安诺的死,你有没有插手!”  

       “亚蒂,你这是在怀疑我吗?呵呵,果然,哪怕是费里西安诺这种人,你也是会那么在乎的,那王耀呢?你知道他最近怎样了吗?想知道吗?”


        “我….你又想怎样!琼斯,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四族的人不死的比议会的少!好,你要怪当年柯克兰的做法太残忍,我没意见,可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四族的执政人都不同了不是吗?是,我利用你是我的不对,我承认!可是这和杀掉费里西安诺有什么关系?和王耀有什么关系?”



        “你很想知道为什么对吗?那好,我告诉你,但是我有个条件。”

    阿尔弗雷德掐住亚瑟的下颚,大拇指摁压着嘴唇,逼迫亚瑟张开嘴,


 

     “帮我口交吧”。

 

 亚瑟的瞳孔在一瞬间猛地缩小,阿尔弗雷德很是满意他的反应,可是同时,无奈和悲伤锻成的刀片,也狠狠刮向了他。


 他由衷地悲哀。为他们回不去的关系,回不去的十年之前。

 但是没关系,至少现在,没有人能把他从他身边带走。

 尽管时间能减轻伤痛,我也不再需要你每晚陪伴才能入睡,但是为什么呢,我就是没办法,只要还活着,就会是生命里最明媚的伤疤。

 

 

 

 

 

 

 

    “13区一地下基地发生强烈爆炸,现场已成一片废墟,这更激起了13区极端组织的愤怒和不满,目前有关部门已经前往13区进行新一轮镇压行动,请大家相信帝盟,相信议会,向大帝致敬!”喋喋不休的官方式发言自13区暴动升级之后就更加频繁地出现在广播,网络和所有公开的频道里。然而除了镇压就是镇压,根本没有什么实质的改变,暴动开始蔓延到8区和9区,部分的小型区域被占领,叛军直至5区周围的空间驿站,议会与四族的战争终于打响,陷入了自娜塔西娅以来最大规模的战争。

 

 

  

   四族结盟,力图推翻议会,重新由四族摄政统领世界,布拉金斯基家族的长子伊万和贝什米特的次子路德维希作为军队的总指挥;柯克兰的斯科特垄断了市面的战时资源,瓦尔加斯的余部被部署在帝盟,议会也不甘示弱,蛰伏了十多年的私军和A部的军队也是不能小觑。世界一霎间分不清黑与白,饿狼和羔羊的署名难以定义究竟谁对谁错。

 

 

 

 

 

 

   反政府的下场就是被所有公有渠道通缉,无法通过网络的大媒体得知最快的信息,要能到信息就必须冒风险和时间去黑进网络平台,所以当伊万得知王耀出事的时候,已经是一天之后。

 

   “伊万·布拉金斯基你冷静点,我们现在可没办法到13区去!”安东尼奥从伊万得知消息后瞬间沉下来的脸色就连忙拉住了他的手臂,伊万只是甩开了安东尼奥的手,没有理睬他的阻拦就出了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许多携枪的士兵包围着营口。

    “谁在那里。”下属见上将那都快实体化的杀气,颤抖着回答说:“是13区小分队的一名军士,说是要见路德维希·贝什米特中尉。”


 

    伊万径直走到了被防卫军架着的士兵面前,爱尔威只觉得有什么很有压迫感的东西站到了跟前,伊万凌冽的眼神仿佛要把爱尔威凌迟一样,说:“你是13区来的,对吧,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上将,有什么事和我说。”

 

   安东尼奥看伊万在审问一个愣头小子,连忙冲到伊万旁边,以防伊万把好不容易弄来的13区的人给弄死。毕竟在伊万心情不好的时候犯错等于找死。

 

   “你别怕他,我是安德烈上将,要是伊万对你不客气的话我会教育他的,你说吧,13区发生什么了?”安东尼奥露出善意的笑容,拍了拍伊万的肩,伊万哼了一声别过脸去。

 

    爱尔威咽了口唾沫,开声说了一些13区驻留部队的情况,由于议会的放着不管,暴动又加剧,大家都希望能跟从四族的军队,得到解围,为四族效力。

 

    安东尼奥当即表示欢迎,并且将会派遣托里斯中尉去迎接13区的驻留部队,这让爱尔威看到了希望,爱尔威突然抓住了安东尼奥的手,神色激动地说:“安德烈上将,你能再帮我一个忙吗?我想去救一个人!”

 

          安东尼奥僵了一下笑容,问道:“是谁啊?”

 

 

          安东尼奥感觉有点不太好,有种前方高能的感觉。




 

 

 

          爱尔威低头噎了一会,脸上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羞涩,“是我的…恋人,他叫王耀,在19街区遇到了危险….”还没等他说完,伊万就一脚踢烂了防护的木篱笆,笑吟吟地望着爱尔威,安东尼奥已经忍不住捂住了眼睛,默默地退后了几步,下一秒伊万就一拳把爱尔威揍到了地上,旁边吃瓜的士兵表示他们差点就被瓜子噎住了,伊万掐着爱尔威的脖子,硬是从牙缝里挤出几句话来,额间的青筋都崩了出来,满脸的凶气。

 




          “你刚刚说的话,再给我说一次试试!”

 

 

           说完又把爱尔威从地上拎小鸡一样拎起来提拳朝着脸就是重重的一挥,愣是把人甩出去几米,伊万扯开了领口和军服的外套,一副“我今天不打死你个龟孙子我就跟王耀姓”的气场,身边的人不由得吓退了几步,爱尔威被这一拳打得呛血,从地上爬起来时他也就明白了,标记王耀的没准就是这位伊万·布拉金斯基上校了,虽然形势摆在这里,他肯定打不过伊万,但是…就是不甘心啊,不甘心就这么拱手相让。

 

 

          他挣扎着站好,一抹脸上的血,冲着伊万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句:“再来!”

          伊万的眼睛瞬间就烧起来了。

 



         安东尼奥选择闭上眼睛,只希望伊万能手下留情,留他个全尸。

 

 

 


评论 ( 2 )
热度 ( 36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