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论药剂的使用22:熊先生的忧虑

  *露中露中露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法叔是个好人,所以他单身(我也

  *伊万表示:我就走开一会老婆就被拐跑了.....作者你过来~万尼亚和你讨论讨论怎么插花好不好?花送给小耀,把你扎成肥料!

  *达斯get跌!





  “所以说,这就是所谓的调查计划?”王耀抱着装满甜甜圈的纸袋,努力跟上伊万的步伐。

   伊万到是闲的不行,他负责吃和买,王耀就成了他的移动购物车,这让经历了一个晚上头脑风暴的王耀有些不满。

  

   “到4区去,我们的航行已经结束了,稍作休整,我们便返回帝都。”伊万轻飘飘地抛下一句话就把王耀推了出去。


   然后当晚尤里卡就改变了航程,实际上伊万去4区也并不是为了补充燃油,而是去找一个老朋友帮忙复制尤里卡的程序,虚构出“它”已经消除的假象。


  对方住在4区最繁荣的市中心集市。恰逢赶集,街上人来人往,喧闹的人群使这座城市充满生气,即使是在娜塔西娅生化之战后满目疮痍,伤痕累累,只要有人,只要还有回忆,人就会活下去,重新在废墟上建起新的家园。


  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是相互平等的立场上建立的惺惺相惜吧?明明都是渴望希望的人。




   我吗?在王湾湾离开的那一天,我没有办法带走她的那一天,她哭着挣扎着喊着哥哥救我,而我却只能死死捂着王嘉龙的嘴不让他喊出来,搂着高烧不退的王濠镜躲在反光玻璃后暗格眼睁睁看着她和母亲被带走的那一,我想我就像那个男人说的,再也,没有“爱人的权利和荣幸”了。



   我一路低着头,伊万注意到我的低气压也体贴地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走在前面,用他高大的身材抵挡前面拥挤的人群,突然,他抽出手套从后抓住了我的右手,因为顾及到身高的差距,他拉着我必须微微驼背和低着头,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这副妥协示弱的样子,我就想笑。



  那位复制程序的先生的小店藏在一节半塌的木楼梯下,还有和式的半扇茶色玻璃窗,木质的结构陷进道路,小店像是融进了道路一样,伊万只能放开手,他回头看了我一眼,我心领神会地点头示意他进去并且向后退了一步,伊万眼睑低垂也没说什么,转身闪进了楼梯。


  我没有选择跟随进去,一方面不想麻烦,一方面我也不想多知道点什么。我就无无聊聊地看水沟旁几个小屁孩在玩玻璃珠,阳光晒得我有点暖,这样平凡的生活让人留念。


  “哎!唉!小心啊!啊——”一个慌慌张的声音传来,几乎是同时我就翻过了栅栏冲到了路上,一个褐色短发的年轻人,抱着很多纸箱,大大小小地堆得比自己还高,路过时却一脚滑倒,


 “啊,好痛啊~哎?哎!”年轻人捂着后腰惊讶地向上看时,王耀准确无比地接住了落下的箱子,道:“还好吗?”

  “啊,谢了,对了,你能帮我再拿多一会吗?就在下一条街,很近的,我,我最近在实习,老板叫我整理好所有的资料…..”年轻人一推架在鼻梁上快掉的圆圆的眼镜,歉意的一笑,毕竟天涯沦落人,王耀感同身受有一个不省心上司是一种什么感受,表示乐意帮忙,年轻人连忙道谢。


    年轻人引着王耀走了差不多一百多米就到了目的地,一间小小的咖啡厅,还没有开门,年轻人还掏出一张卡片递给王耀,


“这是我工作的店啦,这个你拿着,下次你来喝东西我给你打折!”


  我笑着接过,有朝气的年轻人就是那么让人喜欢,就在我打算转身走的时候,有人一把从我侧面搂住了我的肩膀,我下意识一个手肘过去把对方搭上来的手一拗,


  “哎别别别!!!哥哥只是想和你打个招呼啦!”留着长发的男人像是踩了脖子的鸡一样尖叫。


  我一脸冷漠地放开手,可是很快他就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一个劲地拉着我讲他店里的东西怎怎好吃,家具都是从哪些博物馆的废墟上找到的,墙纸都是他冲进叛军管辖下的重工厂区域只为抢到那卷花色独特的诸如此类等等,言外之意,就是你不来尝尝都对不起店长的付出啊!之类的。

   “对不起,我还有别的什么事,先告辞了。“                                                       

    “嘉龙他们还好吗?”


   我的心猛地一震。我知道他是谁,而接下来所有疑问我也都找到了回答的人。





 

    干的漂亮,回头我买彩票去。




 

    待伊万出来时,王耀已经不见了踪影,伊万没想过王耀那么大了还能跑丢,不由得深深为自己下一代的智商感到担忧。


  “布拉金斯基先生,请沿中心道路直行一百米左转。”尤里卡的声音从伊万腕上的手表传出,伊万一脸疲惫地踏上了寻找走失儿童的道路。



    “五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发现档案人物,是否隐藏?”  

    伊万看见王耀站在一家小店前正和一个男人讲话,突然那个男人注意到了伊万,意味不明地低声在王耀耳边说了几句话,王耀敛了眼睑,低声回应了一句,然后金色长发的男子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开始大笑起来,一边猛拍王耀的后背,并且在伊万百米冲刺前往人群中扔了一罐硝烟弹,


   在伊万最后的视野中,那个男人笑得妩媚,向着伊万的方向挥了挥手,消失在人群中。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