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论药剂的使用21 : 浮沙真相


   “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王耀毫不客气地踹开门,完全视上下级,





   “基尔伯特,安东尼奥,罗维诺,伊丽莎白——就是相片上的四个人吧?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因为违反帝命、意外去世,随之消失的伊丽莎白,中毒的罗维诺,不知去处的安东尼奥….还有谁?你在顾虑的人?有什么人在蜂巢里你顾忌到现在都不肯公布你搜集到的信息?”]



    “还有…..你脑子里的那块芯片,原本是属于谁的?”


   

      “亲爱的王耀,作为下士,你的问题我有多种理由拒绝回答你,但是作为爱人,既然你想知道,我当然会告诉你。”伊万漫不经心地指挥门锁上,一块适当高度的箱型沙发缓缓伸出地面,                                                                  



       “首先是你在意的四人照片,没错,他们都是与娜塔西娅有关的人,基尔伯特的死不是意外,罗维诺也不是被议员毒杀,伊丽莎白受了重伤,没准现在已经和基尔伯特在下面划拳了,至于安东尼奥-——你真是太聪明了甜心,他没死,还活得挺好,也许你已经猜到了,对,安东尼奥就是安德烈,一个颓废版胡子拉渣的A部部长,兄弟被害死,爱人被害死…啧啧啧,有时候我也会少许的同情他一下,”


        “芯片?对,大帝给的芯片,一块在我这,一块在那个死胖子那,里面放了什么嘛…鬼才知道。”


        “正如尤里卡对你说的话一样,娜塔西娅是个疯狂的计划,大帝也是个疯子,他先是妄想全面机械化人类,后来又想消除性别歧视,制造出一个乌托邦来,哼,索托克也是,发动了生化之战却也害死了自己,啊,让我想想还有谁我没说到?应该就是那个死胖子了吧?柯克兰家弄死了大帝,把琼斯流放,当年柯克兰家的那个小孩还和他处的不错呢。”

 

      “所以说…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以前是认识的,不仅认识,还非常的熟络,基尔伯特日记里的女性是伊丽莎白,他是为了救她或者是那位弗朗西斯先生而被灭口,瓦尔加斯的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在凯撒死后便由安德烈也就是安东尼奥掌权,罗维诺的死安东尼奥肯定知道点别的什么,如果是议会下的手,安东尼奥会发觉不了?现在想想安东尼奥把路德维希·贝什米特放到费里西安诺身边…我和亚瑟也只是黑客,亚瑟还和阿尔弗雷德有过节,可偏偏与娜塔西娅有关的我——我的父母都是研究娜塔西娅计划的科学家,只不过与那些选择和弗朗西斯一起逃走的核心研究员不同,他们更为懦弱地选择切除部分海马体得以生存下去,甚至还放弃了自己的女儿….按现在看来,安东尼奥,是想做点什么吧?不然他为什么会把这种虚无缥缈、毫无目的的任务交给我们..他到底争取时间是为了什么!”





 

      伊万被我接连的问句问得沉默,交叉着十指,像是在思索。


       最后伊万道:“耀,这些事我告诉不了你了,但是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诉你,"

 

 

      “弗朗西斯还活着,他就是我们要找的非法组织的头目。”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