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请问要来份伊万吗?(心理医生露×焦躁症耀)

  

 *本文纯属虚构,并无真实结构事件

 *你是我的药所以我无可救药

 *复健之作

  *被问我为什么感情线少,我真的写不出来,(卡祖笛)


  

王耀有着严重的焦躁症。                

  这一点谁都知道,因为除了焦躁症这种可能性可以解释王大经理每天神经质的掰手指、开会时不停的踏脚,和时不时间断性抽筋似的把底下的员工们训得妈都不认识和变态地鸡蛋里挑骨头行为外,恕我直言,还真想不到除了骂娘之外能概述他的行为了。

 

  在员工们撕心裂肺泪流成河只求给个痛快的目光洗礼下,柯克兰总监终于坐不住了,这位伟大的总监终于决定要和王耀好好地谈谈有病就得治的事了。

 

 “我不想再看到如此低龄、用词如此幼稚的计划书,我是说最后一次,我就算是随便在哪个学龄前幼儿培训班都能找到和你这份报告几乎一模一样的表述,给我拿回去,周五之前交到,不然就请你另谋高就吧!”男人毒舌至极、气都不喘地结束了历来对新员工的友好慰问和培训,望着抱着计划书哭得晕了眼妆的小女生推门跑去,还不忘凌冽又高傲地理了里烫的齐整的衬衫领子,

  

  “渣渣。”

 

  王大经理一脸正气地抿了口盛在精致青花瓷茶盏里的绿茶,温热的水汽温润了美人玫色的嘴唇,青涩舒展开的茶叶香气袅袅,还夹杂着重重的药材的苦香,而扣住茶盏的那只手腕已经瘦削到棱骨凸出,青筋绷紧,十指指甲均带淤血,呈妖冶的晦红色。

  

   “呜呜呜呵唔”逃离办公室的新晋小白领哭得实在可怜,广大深受王大经理伤害的人民纷纷表示同情并且自动献上自己珍藏的纸巾以供驱使,亚瑟本来想和王耀打个招呼,走个过场就算了,没想到是这个情况,最后,在众人的“柯克兰总监来啦!我们有救了!”和小姑娘的两汪庐山瀑布攻势下,亚瑟感觉自己顿时就升华成了讨伐地主的百夫长,凭着一身正气,推开了王大经理的办公室门。

 

 

  半个小时后。

 

  一个小时后。

 

  两个小时后。

 

  办公室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众人开始慌了,不得已地把刚刚下飞机连爱妻脸一口都没亲的路德维希顾问给叫了回来,这下好了,总算有个靠谱的人主事了,众人选择性地忽视了顾问一脸的苦大仇深并为他铺好了去办公室的红地毯。


 经过两个小时又一个半小时的辩论,号称新时代“三高”-——高学历高收入高颜值的亚瑟·柯克兰总监和一脸严谨耿直的德国工程师路德维希终于拿下了王耀,说服王耀给他安排一个心理医生。

 

“但是,心理医生的费用,我将会上报琼斯先生,再进行斟酌。”

 

 “不用,完全不用,只要是为了你好,我想琼斯会理解的。”


 “我…..”


  “我今天晚上就和他说不要你一毛钱他敢跟你要钱就让他睡一个月的沙发。”


   一脸胃疼急着回家吃意大利面的路德维希就差举双手双脚同意了,看着好友皱成一坨的眉毛,王耀终于松了口,同意了接受心理治疗。

 

 

  于是第二天王耀就看见杵在办公室门前的心理医生了。

  王耀表示他活那么久真没见过长得那么壮实的心理医生,

  说好的温柔长发胸肌发达还有两米大长腿的大姐姐呢?

  差评!

 

    其实….以上要求..除了“姐姐”之外,都是符合的,什么?你说为什么不是“大姐姐”而是“姐姐”?嗯,在某种意义上他的确挺大的….

 





    噗呲(卡祖笛)。

 




 

  “我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从今天起就是你的心理医生了,请多指教哦~”

   明明是壮得和熊一样的人,却有着甜腻腻的小孩子的口音,听起来就像是撒娇的学龄前儿童。真亏得他长得不赖,不然王耀这会儿估计就得甩他一杯子茶说“你是小学生报告吗!进来!”之类的话了。

 

  炎热的城市,蒸干了最后的水汽,热岛效应使得街道都快随着热浪融化,软踏踏的沥青路,新职员身上搽得太厚的香粉,抠紧了桌角的手指指甲已经鲜血淋漓,夏季是王耀最感到难过的季节,没有什么是不刺激到他的,仿佛有什么在心里燃烧得剧烈,要把五脏六腑撕裂才罢休。

 

  眼前开始虚幻了,所有的摆设都仿佛拉长了脸在嘲笑,王耀开始发病了。

 

  “砰”!王耀把桌上的文件一扫落地,连同那只可怜的茶盏一同溅落装饰华美的地毯,他慢慢的蹲下,屋内一片凌乱不堪。

 

   稳健的步子踩好了拍子,一个满是太阳和花的拥抱就抱住了王耀,

   男人亚金色的鬓发软软的蹭在王耀光洁的额头,把毫无防备的胸膛暴露在一个等同于疯子的攻击范围内,方寸之间气息全数落入耳中,


  “我在这里。”


   没有什么不安心的。


  “滚!”


  我才不相信,虚假的东西,都是幼稚的。

 

  “我在这里。”

 

   不用你瞎好心。

 

   “就这样,对,你做的好极了,小耀做的很好。”

 

  男人就像摸小狗一样半跪,抚摸着王耀的发梢,语气温柔得像是很久很久以前还年幼无知的年纪,满是溺爱的母亲才说得出口的话。恍恍惚惚,什么在一直晃荡。

 

  王耀闭上了眼睛。

 

  他突然觉得很是疲惫,像是落入水中,被有着澄澈紫晶眼睛的水妖拖入水中,耳畔间满是空灵。映入水中的还有一船星辉。

 

 

    …..就这样结束了?

 

 

  王耀猛地惊醒,却发现身上盖着的是一张驼色的毛毯,身处的地方也不是那间位于市中心视野最好的环视大厦的办公室,而是一间狭小的两室一厅,无比狭小的空间里却被有心人布置得极为温馨,墙壁被刷成蓝色,还有一只呆呆萌萌的白熊站在冰川间挠头的图画,房间里除了一张侧面映光的木桌和一台便携电脑还算空外,其他的地方都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熊玩偶,细微的砧板切剁声从仅隔一处玻璃门的厨房传来,还有一股饭菜的香味。

 

  黄昏的暖光洒落的很诗意,王耀看不出来这是城市的哪个角落,当然也是,像王耀这种大忙人平时几乎不出门,出门最远也是到拐角的沙县小吃吃碗面,但是这也根本不能掩饰他就是个路痴这个事实。

 

  好闻的饭菜香气越发浓郁,突然玻璃门打开,亚金头发稍长的部分被两个熊宝宝夹子夹上,腰上还系着春田花花的围裙的伊万端着碗出来,注意到还穿着正经西装的王耀不由得有些紧张,随后绽开一个腼腆的笑容,


 “饭做好了,要不要一起吃?”

 

 甭管之后熊有多黑,反正在那一个瞬间,王大经理的心突然猛地一缩,心跳突然开始百米冲刺,

  ……..这就是所谓的夏天是恋爱的季节论吗?

 

  回眸即沉沦。

 

 

  当然,故事的最后伊万和王耀在一起了,不过王耀到最后都没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

 “哎!北极熊,你搞定王耀没有啊!”

  “那是当然,我在“某方面”可是很强的。”

   “切…我,啧,算了,要不是王耀的焦虑症太过分,搞到亚蒂还要多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安慰那些渣渣…不爽,明明我才是总裁哎!怎么可以不来哄我!过分!”

   “啧。”

   

  

  琼斯宝宝表示他很受伤,老婆每天都在关心别人,下属是个神经病,死对头每天都在花式嘲讽,并且在这个故事里,他都没出过一次场。

 

  

  噗呲(卡祖笛)。


 


评论 ( 13 )
热度 ( 106 )
  1. 月雪樱兰白色的神奇箱子 转载了此文字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