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论药剂的使用 20:艾薇日记

 

 船体本身的受创主要集中在长鸣炮带来的船身表面的破损和引擎夹片的崩断,这是一艘来自过去的船。时间至少追溯到二十年前,这样的一艘载满当时英才科学巨匠的飞船,国有制造、同时又被通缉的,只有一种可能性——娜塔西娅。


  娜塔西娅是一个人的名字。


  我从不认为爱情存在,荷尔蒙对心理的暗示和肾上腺激素对大脑的影响足以扰乱正常的思维回路,开启神经岔路绕开正确的选择,我的冷漠只是遵循理性,若是有一半这样有着理性的大脑的人存在,或许就不会有娜塔西娅生化之战。


 我唯一佩服伊万的是他对待工作的认真严谨,他的皮肤在不见光的黑暗中日渐白皙,演变出一种病态的苍白,深邃立体的五官下的阴影写满的是濒临偏执、狂妄的纠结内心,我有预感,并且很强烈,接下来的真相会更让他内心的黑暗糜烂暴虐起来。


 由始至终我们都在互相隐瞒真相,在谎言中相爱,比如说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照片上的人他的身份,比如说他脑袋里的那块芯片,更比如说我的记忆已经开始恢复。





 “磁力分子网已部署完毕,请示总指挥:伊万·布拉金斯基上校是否登船。”


 我看了一眼霜喵,她又恢复到最初见面时的冰冷,不,应该是从一个活生生的‘人’变回了一台高智能的机器,但是我相信她迟早会向我坦白。


  由于船体破损严重,所以外层的空气保护已经消失,所以船上的骸骨已经化为一层厚灰,而这部分灰尘又都被铺做地面的那些特殊分子球解决的一干二净,所以我并不指望能找到什么突出的线索,我望向头顶的粒子反应灯,二十年前的东西,模样有些老旧但是还比较耐用,伊万率先进入了船头,这时候灯亮了起来,四周的船面开始抖动起来,看来伊万是找到了备用电源了。我踩了踩脚下的地面,在空旷的空间里回荡着沉闷的踏声,




 等等!




 我突然醒悟过来。




   为什么这艘船上一点灰尘都没有?明明已经破损得如此严重还暴露在有高辐射的太空里,却没有一点灰尘?


 而我们先前经过的空间站,却在表面积了一层薄灰?为什么只有部分的粒子活动了?那张照片…….书…夹在书里…女性…研究员…突然一个可怕的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能感觉到我的尾骨那儿有一股寒气随着脊柱蹿上肩胛,回过神来竟发现冷汗爬了一身。




  “耀,这边,到我这里来,有发现”。左手腕骨上的通讯仪亮了,放映出一个船面的解剖图和一个红色的三角坐标点,几乎是同时我就冲向了伊万的坐标。




  一路上我竟开始担心起伊万的安全来,但事实上很明显是我想多了,就在我跑的到几乎要气喘的时候伊万神不知鬼不觉得出现,手里还拿着一本红皮书,他一副惊讶的表情,扬了扬手里的书,然后弯下身子亲了亲我的侧脸,


  “我看最近的训练太少了,才这两步你就气喘了?”伊万修长的手指扣住我衣襟上的第二颗扣子,笑容十分暧昧。
  “你发现什么了?我看看——”我并不理会他明目张胆的调戏,伸手向红皮书抓去,可是妈的智障,这只智障熊卵足了劲仗着他二百五的身高就是不给我够着,垫脚尖的极限也只是拉近了一点微小的距离,看准了时机的熊居然对我发动偷袭,用左脚一把插进我的两脚之间一歪,重心不稳之下我只能扑进这只白切黑熊的怀里,熊不安分地蹭了蹭我的脖颈,很明显的性暗示,alpha的后颈标记,将犬齿咬紧后颈并注入信息素,简单来说就是告诉别人这花有主了,同时在性爱过程中也能增添性趣和受孕几率。




 可是你对我一个男性beta这么做真的不是智障吗?


 妈的智障。老子要会生孩子,自攻自受都行,要你何用。


  如此想的我一脸冷漠地给欲火中烧的熊喷了一脸信息素抑制剂喷雾,趁对方懵逼的时候成功get到了掉落的关键道具【艾薇日记】。





 果然和我想的差不离,之前空间站里的那个房间的主人就是现在我手上这本红皮日记本的拥有者,女性beta研究员艾薇。她的日记细心地记录了每一天发生的事情,其中去除掉部分繁杂无用的信息后,我筛选出来了几条有用的信息。



 “50XXX年X月X日,今天我和研究生物分裂的伊莎一起吃午饭,结果一个白头发的alpha进来了,吓了我一跳,可是伊莎直接一个椅子扔向那个男人的脸,我都吓得差点尖叫起来,后来男人笑嘻嘻地接住了椅子,一边笑着说“男人婆身手还在吗?比起我真是差太远了。”“本大爷就勉为其难的让你一下吧”之类的话,伊莎气得差点把桌子掀了,他们两个真是一对活宝。(微笑)”


 “50XXX年X月X日,今天伊莎的学长来探我们的班,还带来了很好吃的甜饼,天哪!你无法想象那有多好吃,大家都很开心,伊莎的学长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alpha,只不过一个男人居然还留着古代的那种波浪卷发(笑笑),真是太奇怪了,不过他是个很好的人,无论对我们还是‘它们’,他都是那样的又礼貌又浪漫。”



 “50XXX年X月X日,今天真是烦,为什么来了一堆人啊,大家都好安静,气氛好诡异!伊莎从早上就一直在和基尔伯特将军在谈些什么——就是之前那个和伊莎差点打起来的男人,想不到他居然是基尔伯特,听说还是和伊莎一起长大的,和伊莎的学长弗朗西斯关系也很好,哦哦对了,弗朗西斯先生现在是我们系的部长了,前几天在茶水间碰到他,他还向我问好呢。”


 随后是被撕碎的几页断层。

 “50186年11月5日,我感到绝望,所有人都快要死了,他们开始杀掉所有参与设计的科学家,弗朗西斯先生关闭了中央系统叫我们收好东西离开,可是伊莎不愿意走,她要留下来协助弗朗西斯先生和销毁信息库,天啊怎么会这样,难道我们都做错了吗?我和许多科研人员乘着小型的飞船飞往太空,我们将要去哪?弗朗先生说会有人来接应我们,我们十分信任他,上船前我哭着拥抱了伊莎,我们约好,要在空间站里会和,到时大家一定要都活着。”








 我陷入了沉思。之前我从另一位空间旅人手里得来了基尔伯特的日记,他的日记写到同年的11月7号就断了,我几乎可以肯定基尔伯特是去接留在基地的“那位女性”也就是艾薇说的“伊莎”和与他关系很好的“弗朗西斯先生”了,那么贝什米特家族被灭口也就有根可据了。



   我开着急速的小型机甲几乎是贴着火的速度飞回了那座空间站,果然,哪怕打开所有粒子后仍然有一小块地方是没有发出光亮并且积蓄着灰尘的,认真地一块块摸去,结果在其中两个分子球之前我发现了裂缝,随之我便把这两个分子球都抠了出来,而分子球地下居然藏着几页碎纸和一块黑色的长而扁的长方体,火急火燎的我又架上机甲一路狂飙回到军舰,刚落地我就准备冲向控制室,结果莫名其妙的传送仪出问题了,无论我开多少次门都去不了控制室,就在我打算再试一次的时候,一个答案出现了,我慢慢放下了握着门把的手,缓缓转过身来看着那个捉弄我的人,

 她就在我的面前,在我的房间里,手里还握着我刚从空间站里拿回的虚拟管家意识体,看样子她是要和我坦白了。

 她大概是看出了我的不爽,急忙开口道:“我知道你想要知道的,现在,我会告诉你一切的。”

  我坐了下来,选择了一个对我来说比较舒服的方式,因为我知道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我真正的名字,叫尤里卡,是一位虚拟管家,事实上,我觉得我已经拥有了超越人类的情感,我拥有高度的情感分析能力,并且不属于程序,而是拥有个人思想,王耀,我比你大的多,我甚至见过你的父母。”




 “什么————你见过他们!什么时候!”



  “冷静,王耀,我是最早的高灵质虚拟管家,听着,我已经很老了,所以我拥有着很多数据源,但是现在都分散了很多部分;他们拿走了我的高灵芯片,分解了我的身体————我以前是一座很大的计算机,可现在你看…..他们以为这样就能杀死我,哈哈哈,他们真是太天真了,思想是不会死的,哪怕我的躯体被分出多少块,重新设定程序人设他们也抹去不了我的意识,“霜喵”就是他们随机拼成的杂鱼名字,“达尔斯”上也有我的意识….你真是个幸运的孩子,王耀,因为你唤醒了我,至少,比你的父母和基尔伯特他们幸运的多。”

  “如果你能听我的话,或许你的妹妹还有得救。”

  “….我会考虑的。在那之前…..”

















………

 “ 这是一场风暴,我们已经身在其中。”伊万没有开灯,控制室里一片黑暗,只有主控制屏散发出淡淡的蓝色荧光,他把自己埋在悬浮椅里,大拇指久久摩擦着那张四人相片,低声喊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箱子有话说-----


 写着这章真心烧脑,现在就全力让我们的关键人物法叔上场啦!

 王耀:什么!那家伙居然是关键人物!我!才!不!信!

 弗朗西斯:小王耀你这是什么意思嘤嘤嘤,哥哥我可是一个变态好人!


  于是就是这样X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