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论药剂的使用18

   我是一个感情线弱鸡的箱子,作为一只狗还要写恋爱,简直虐心,两个人的感情,究竟是怎样的呢?

 #######





  西方人深邃的目光像是幽幽的古井,刹那间天昏地暗,只剩两个人坠入爱的罗网中。------谈《倾城》

 

  “……所以你想怎么解释?”王耀翘着二郎腿坐在控制室的那张悬椅上,腰间还有些说不上的酸软,王耀艰难地挪了挪臀部,让身子靠在扶手上,摆出一个舒服点的姿势,托腮看着眼前跪搓衣板的两人。





   伊万可怜兮兮地望向王耀,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跪过别人,没想到堂堂帝盟的布拉金斯基将军竟然道歉和…跪搓衣板,嘛,也可以理解,金钱,权利,地位,荣耀,这些俗不可耐的东西是盲目的众人去膜拜、甘愿舍弃尊严去追求的,但对于从小在政场长大的伊万,高处不胜寒,往往不能得到一份真实。





    就像伊万的父母就是政治联姻,两个人从来相敬如宾,打招呼也是将军和夫人这类浅薄的字眼,即使她为老布拉金斯基生下一男两女,两个人仍然是各过各的,在伊万的记忆里母亲是端庄优雅的,她对孩子们总保持着若近若离的关系,她不会给孩子过多的触碰,包括拥抱、亲吻和睡前的晚安,说实话,在伊万的记忆里,保姆玛利亚和机器管家托马斯才是与他最亲密的人。






    成年礼的当晚,伊万从浴室里出来,身上还裹着浴袍时,房间里已经有夫人送来的“特别的礼物”,一开始还会觉得新鲜,可是时间一长,伊万就陷入一种极端的洁癖,毫不留情的打发了所有有过关系的人,有些想攀龙附凤讨好的官员挖空心思从各地找来娇媚的omgea,beta,甚至有火辣身材的女性alpha都有;主动的,温顺的…然而伊万以进入前线作战婉拒了所有的“礼物”,也只有到了应酬才会有女性可以接触到他,伊万尤其讨厌和别人接吻,因为他觉得交换唾液的过程和对方嘴唇上厚厚的唇膏实在太恶心了,但是就那么奇异,他遇到了王耀。




  王耀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仿佛有着神奇的吸引力,不同于AO之间信息素的互相吸引产生的幻觉,而是实打实的情感。




 即使在第一次见面就足以让很多人生尴尬癌的情况下,本应该互相讨厌嫌弃的两人,

   却被命运如此巧妙地摆放在了同一张几案上,细细磨合后竞生出别样的花朵。






“ 这大概就是喜欢吧?”伊万在心里暗暗地想。








 “从实招来,伊万....还有你!霜喵!”




 “小耀,我喜欢你。”



  王耀别过脸去,假装没听见。


  伊万叹了一口气,看向王耀,那双美丽的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晶莹一片,深邃的眼神深深凝情,这是陷入热恋的人才会有的深情。

 

  

 “我知道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擅自作为,使你受到了伤害,我很抱歉。”伊万低下头,铂金色的头发微微下垂,右手握拳击在心脏的地方,上身跪的挺直。



霜喵含着一种复杂的情感目睹着一切,忽然她移开视线自主开启了控制台,悄悄定下了一个方位。




  “但是我喜欢你,王耀。请问,在剩下的生命里,我可以邀请你同行吗?”

  



评论 ( 6 )
热度 ( 44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