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论药剂的使用16 :空间旅人 (上)

  


   次日我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出于个人习惯,我懒得再回忆昨天发生的事情,洗漱穿戴完毕后,虚拟管家“霜喵”就传达来了信息,                      

     “王耀下士,布拉金斯基上校邀请您到信息室共进早餐,请马上出行。”平白空泛的机械女声响起,随之打开了传送装置。


    不得不说我很好奇这位虚拟管家。


    虚拟管家被誉为本世纪最杰出的发明之一不是理由的。于为什么是“之一”则是因为有娜塔西娅和粒子分裂器排在前头,相比后者的斐名,前者逊色不少,当然,也只是相比之下而已。


   虚拟管家在这个时代已经拥有堪比人类的情感。



   为了防止某类科幻片里出现的机械人统治世界的情况发生,所有的家庭用、军事用的虚拟管家不得装有高灵质的芯片,一律使用高情感分滤器,至于为什么要舍弃辛苦研究的成果也是个谜团,帝盟早期还有部分装有高灵质芯片的军舰和系统信息处理器,但是销毁的销毁,失联的失联,居然一点消息也没有透露出来。

   



   而现下的军用虚拟管家的寿命极短,一但航行结束就会被分解,相当于人类的“死去”,然而部分零件会再次回收、组成新的虚拟人设,新的记忆和新的编程,

 

     ……..这倒是个好方法。



 

   因此我们根本无法得知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将军到底在航行中遭遇了什么,仅凭寥寥几句交代和对话根本找不到任何头绪。

 

  信息室到了。布拉金斯基上校已经坐在圆形沙发上端着茶等我了,粗略地寒暄几句后我挑了个离上校不远不近的距离坐下,一只红洋瓷茶杯就推到了我的面前,我喝的第一口差点喷出来,这玩意居然是茶?简直就是在用生命去侮辱好吗!这种又加糖又加奶油果酱的东西真的能喝? 喝这种喝一口能掉十点血条的东西…….我只想说一句话,

 

 

   仰望星空派,你后继有人啦!

 

  伊万看起来到是正常的很,金色的发梢一翘一翘的,眨巴着无辜的眼睛啃着一块松饼,

   秉承着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原则场面一度结冰,最后还是伊万先开了口,

 

      “小耀,你有点心不在焉哦,”



       “在想什么呢?告诉我吧~”




         “布拉金斯基上校,我认为……”



       “啊,小耀太客气了~叫我伊万就可以了,不用那么拘束,我们是好搭档不是吗?”



       伊万笑起来的时候天真的样子就像腻人的孩子,总有种弟弟妹妹的错觉,乖巧而顺从。


       ……要冷静,王耀,不能被表面现象给迷惑了,你的对手可是一头老司机熊啊!


       “我以为我们都已经是朋友了呢,小耀,”他的表情就像是蔫了的黄花菜,微微地撅着嘴,用与体型毫不相干不知从哪里发出来的孩子甜腻的声音回答道,


        “….只是做了碗粥而已….不必介怀…”


         “可是..没有人会这样做啊…”


          “哎、哎?”


         “小耀。我的家族,要比你想的复杂的多。”他无比认真的对上我的眼睛,眼神坚定。


 









 

    “砰”。亚瑟有些烦躁地放下了平时颇为珍惜的瓷盏,把手里翻来覆去几遍的档案赌气地仍到桌面上,挠乱了他一头梳得齐整金发。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不是吗?此时亚瑟的心情可谓是跌倒谷底,阿尔弗雷德认出他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毕竟那时候他的年纪足以记忆了,当年柯克兰家族参与此事完全就是为了自保,不然哪能活到现在稳居后方?如果不策反大帝,天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娜塔西娅完全就是他一个人恣睢的产物…..一个疯子..至少在亚瑟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神经错乱了,虽说他的死完全是个意外,本来大家都不想死,只是想尽快结束这个噩梦而已…所以,布拉金斯基家族的人背了杀帝的黑锅,瓦尔加斯家族牺牲了凯撒,而贝什米特….由于反抗帝命,被肃清得一干二净…残余的人丁被分散到各个星系流放,大帝死后可是一片混乱,议会迫于无奈做出退步,斟酌之下扣押下凯撒的两位儿孙: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作为质子,逼迫瓦尔加斯家族顺从,由于质子年幼,议会让安德烈暂管辖瓦尔加斯的政权,并下令杀死所有参与研究娜塔西娅的科学家。



 

    简直荒藐!




 

   亚瑟重重地一拳捶在墙上。

 

    “ 这么多年来议会的野心就没平复过,扶持新派,安放眼线,偷换军舰…什么没做过?还新生派…议会至死也一口咬定是四大家族合谋杀了大帝,亏得他们挖空心思还找到了阿尔弗雷德….麻烦的不止于此,议会已经有动作了,柯克兰这边暂时还不会下手,布拉金斯基这里议会还需要伊万来稳定局势,瓦尔加斯的长孙也已经死了,费里西安诺是烂泥扶不上墙,由于他是凯撒的直系血脉议会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他安排在总部里吃白食了,路德维希则是为了安抚13区叛军的借口,毕竟当年肃清一事也激起不少民愤,路德维希本来是军人,议会却给他安排了一个文职..呵….”





     气血翻涌着冲上脑袋,亚瑟气喘了几声,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扶上了额头,薄汗打湿了他额前细碎的碎发,踉跄着坐下。手指被掐得发白,伸手把一杯凉透的红茶灌进了自己的喉咙里。

 







    “…….所以说呢?这根本就没有后文吧?”不满到极点的王耀一路小跑跟上伊万的步伐,这个该死的家伙说东西说到一半就停下来不说了,好吧,是因为门外那个同样该死的空间旅人,非要在这么重要的时候路过!



    “喂喂!伊万!你听得见吗!”伊万的脚步突然加快,似乎一点也没有听到的感觉,王耀一个冲刺急速跟上,不想伊万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时刚好王耀就栽进了他的怀里,这个像熊一样的男人切切实实地让王耀琢磨不透。



     “小耀就这样迫不及待吗?很快就….”


     “不是这个!你刚刚说的事还没说完呢!”


      “啊,那个呀,”伊万歪过头,一脸无辜地说:“我要是都一口气说完了小耀就不在意我了~要保持一定的神秘感啊~”


       “我…”


       “好啦好啦,我们先去见见那个空间旅人吧!说不定他手上有什么值得注意的情报哦~”


         “空间旅人?”


       “啊呀小耀这就不知道了,空间旅人是无国籍无居所甚至有传闻说没有生死的人哦,他们终其一生只能不断地行走,不能停下,直至死亡。”





         “他们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和住所,他们游走于各个星系,甚至是荒芜人迹罕至的土地都有他们走过的痕迹,因此他们什么都卖,有时可以从他们手里得到可以用的情报,手工制品,遗嘱,甚至亡者的骸骨。”



          “终其一生吗…..”王耀低下头抱紧了手里的资料,望向会议厅方向路上亮起的粒子照明灯。



         “  不知道这位旅人,要带给我们什么呢?”王耀在心里默默说道。

 

 

 


评论 ( 3 )
热度 ( 46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