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ABO世界观慎入) 论药剂的使用13章:泛黄过去

     “这个逼我装的给满分。”我不禁在心里默默翻了一个白眼,你没事找事装什么哲学啊,说的老子都听不懂很有成就吗?还、还埋心,我听得我都窝心你当你霸道总裁呢你,果然是和阿尔弗雷德是一队出来的人,我还以为你和那个智障儿童没啥关系呢,现在看来关系老大了,不是亲妈就是爹,就是这个理。







    纵使内心已经开启翻天倒海策马奔腾模式我的表情仍然正经得严肃,要不是马上就要登录空间站,我肯定要打搅一下估计正和智障儿童撕逼的亚瑟请他重现“亚瑟式”经典白眼捏着声音翘着兰花指咬着手绢子喊‘贱人就是矫情’了。

 





   “到了。”轻声开口。一时间我竟有些紧张,冥冥之中似乎就在我踏上旅程时某些事情就暗自改变原本的轨迹。污秽化为烟雾汇进气球似的谎言里,至今它还在不断的膨胀。

 






    果不其然,空间站果然空无一人,伊万破译了看守的密码,恢复了部分粒子的运作,幽暗的长廊,地上覆着一层薄灰,毕竟宇宙中多有尘屑,而这些尘屑堆积多了会影响齿轮运转,所以在建造地板时一律采用能吸纳尘屑的特殊分子球。





   这里除了暗了点,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王耀,这边”。伊万拉开一扇门,我赶紧跟了上去。





   房间很整齐,而且布置得很温馨,应该是为女性的BETA工作者,伊万一直在研究她的书架,说实话,其实没有我伊万也能很好的完成任务,而且如果遇上危险我也帮不了什么忙,伊万为什么还要带上我呢?















     ……..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








   想着想着老脸突然一红的王耀触电似的扔掉了手里的书,突然一张泛黄的纸掉了出来,王耀连忙捡起,这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有四个人,王耀注意到:一个栗色发色的一位男性的脸上画了一个红叉,同样发色的一位女性的脸上画了一个圆,剩下的两位王耀都不认得,一个脸被涂黑,只能依稀看出边缘的一点点白色,剩下的那个茶色头发的人的心脏部分被涂成黑色的圆圈,照片估计就是房间的主人拍摄的,那么这些圆圈,红叉,黑色又代表了什么意思?








   伊万神出鬼没地出现王耀身后,从王耀身后直接伸手把照片扯了过来。




  “怎么?有发现没有?”

 “嘶….我…等等!!这个不是….”伊万一脸惊讶地戳着照片上的某个人,随后利落地给了王耀一个表示奖励的熊拍,差点没把王耀拍到地上去。





















 

 

  由于能找到的线索就只有这张照片了,所以伊万风风火火地几乎是拖着王耀飞的速度回到了飞船,撤离了空间站。

 



    与此同时相反方向的另一艘飞船上的两人果不其然正在吵架,那位不会读空气的上校惹毛了我们的小亚瑟,两人歇斯底里的吵架里,一个在争辩得脸红,一个脸色黑沉得可怕。




  “我真是受够你的任性和幼稚了!阿尔弗雷德!”



  “怎么,你终于肯叫这个名字了吗?”阿尔弗雷德少有的严肃,进一步逼近亚瑟。




  “我才没有…..这不是我的错!我…谁知道….”

  “你抛弃了我。”

    短短几个字愕然的冰冻了白热化的气氛,一种属于泛黄回忆的东西,在脑海里发酵酝酿,从眼眶里涌出。亚瑟哑声地望向已经长得比他高大的男孩,已经长成男人的男孩眼睛里是受伤、是无奈,是痛苦。他像个孩子,被抢走了心爱的玩具,哆嗦着开口,








    “是你————抛弃了我,亚蒂。”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