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ABO世界观慎入) 论药剂的使用 8

   途中王耀一直低着头,任由伊万以那么让人想歪的姿势拉着穿过走廊,在众人赤裸裸的目光视奸下到达了安德烈的办公室,还没等王耀抬头,一阵魔性的笑声就先传来,伊万皱了皱眉,一脸厌烦地推开了门。




   一个有着明媚活力笑容的金发少年翘着腿坐在安德烈的书桌上,对面站着的是一脸严肃的亚瑟。少年看来心情大好,仿佛是刚听到看到了什么好玩有趣的事情,阳光打在他的侧脸,平光镜反射出少许彩光,嘴角上扬,我的脑海里瞬间闪过有着洁白羽翼却顽劣的厄洛斯。

 

  这情景给我莫名的熟悉感。

 

    “哈哈哈哈你的眉毛!!那还真的吗?是海苔吗!!啊笑死hero了”少年笑的前俯后仰,眼泪都快笑出来,鼻梁上的平光镜都险些滑落。




   那个少年额不,虽然法律上他已经成年了,但是我单方面认为他的智商还没有上升到成年人的标准,不过也只是我个人的看法而已,所以我们姑且就先称他为“少年”吧。

 




  亚瑟无疑被气得脸都红了,但是俗话说的好,“官大一职压死人”更何况还要合作,亚瑟强忍着翻滚上来的怒气并努力控制自己的理智,不卑不亢地开口:“琼斯上校,我想这并不影响后期‘协定者’的工作,如果您觉得我不能胜任这一职位,那么还请您向安德烈将军请示调换。”




   金发的少年停止了魔性的大笑。直直地望向亚瑟,似乎想要从他的脸上读出什么别样的情绪来。

 




   阳光偏移了一些,云朵遮蔽了大楼玻璃的一角,云海翻涌呈一种绚丽的红金色,那位上校沉寂在阴影里,这时我才发现他有着一双天空的眼睛。蓝色,十分纯净的蓝色。脸上扬着同样稚气的笑,可是这气氛却让我感到危险,阴影深深浅浅落在暗红色的军装上,原本安分待在角落的黑暗悄然染上他金色的发梢,孩子气的歪过头去,镜片的阴影笼罩下那蓝色忽然变得浑浊起来,像在刚调好的纯度很高的天蓝色里加入各种混合得很脏的颜色,一下子变得阴郁晦暗起来。活像那位杰出的君主。

 

 

  危险。




 

  看来不是什么省油灯啊。亚瑟。




 

  亚瑟站在亮处,火烧云绚烂的光彩打在松金色蓬松的头发上,白皙得有些苍白的皮肤使他看起来有些病弱,但那双明亮的眸子骗不了人,祖母绿色。我曾试图研究过那些绿色的分类,但是很遗憾并不能找到很专业的词语来形容,它不像中国画里那种大气磅礴的莽莽山林,也不是江南温婉秀气的小山丘,那是独属于魔法与仙子的密林,少许金色点缀在葱郁里,梦幻而神秘。此时这双美丽眸子的主人,正不服气地回瞪着嘲笑他的狂徒。

 

 

  我们就这样僵持了一分钟。

 

  阿尔弗雷德轻笑一声,从桌上跳下来,拍了拍大衣上不存在的灰尘,走到亚瑟面前,亚瑟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正巧对上对方的眼睛,阿尔弗雷德伸出手抚上亚瑟的眼睑,眼神却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正当我屏住呼吸想要去提醒我可怜的基友岌岌可危的贞操时,伊万像是察觉到了我的冲动,把我拉到视角更好的另一边,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然而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要是亚瑟那个大傲娇那么容易就让阿尔弗雷德亲到,那后面几十章的故事还怎么讲?

 

  现实并没有什么偶像剧的浪漫,有的只是抠脚的大叔。

 

 

  阿尔弗雷德猛地扯了扯亚瑟的眉毛,一边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聒噪的大喊,
    

 

 

  “哎?!原来眉毛和头发是分开的吗XDD,居然不是粘上去的”。

 

   没等亚瑟回答,这位少年又恢复回先前元气满满的模样,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说的内容我听得不是很清楚,正想挪前一点却被身边的伊万不满的眼刀给逼了回来,

 

  完了,先不要说担心亚瑟了,我身边就还有一位伊凡大帝呢。想到这里,我的头又痛了起来。

     

    


评论 ( 5 )
热度 ( 35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