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论药剂的使用 6

论药剂的使用 

                     

 

             天台的风儿好喧嚣,我的好姑娘静静在哪儿~

 

   萎靡不振的白日和梧桐惨淡落寞,夏末的孤独气氛感染着每一颗疲惫的心,时光长河滚滚流动,蹉跎着流光,Aoede唱着长调,踏着白萍穿过丘野和平原,……….

   我的心啊,随那沉入水中的女仙眼瞳中倒映的水仙,一同沉沉地、深深地下坠。

 

  

 

 

 

 

 

 

   ….这画风貌似有点不对劲啊…

   

 

 

 

   就在我生如死灰即将遁入空门的时候,坐我旁边的亚瑟终于忍无可忍地给了我一个爆栗。


   “我靠你干嘛呢大英绅士!”


  亚瑟一脸鄙夷,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欲言又止,我也不忍心让本来眉毛就够粗的亚瑟再皱眉,那场景将会是一坨毛线糊在脑门上,据我观察,要是再贴两张海苔我觉得门口的那台扫描脸部细纹和瞳孔的打卡机就能申请自我毁灭了。



  回到正题,自汉斯被捕已经过去了三天,但回想起来仍然历历在目,莫名的心虚和一种说不出的好像被视奸的感觉,很不舒服。


  经过汉斯的事情,总部已经召开了三次会议,最终拟定了什么方案我不知道,不过已经确定的是将会派出A部的两位将军,四位科学家和两位协定者。

   什么是“协定者”?



   就像是宝剑要配好的刀鞘一样,ALPHA和BETA的组合,那个和ALPHA默契的搭档,就算是协助者,也就是意味着,他们很有可能会来B部挑选“协定者”着对我来言无非是晴天霹雳,星际里暗流空线那么多,能不能完整入馆都不知道,太危险也太可怕。



  然而你怕什么什么就来得特别快,刚想问问亚瑟是派那两位将军出使,一阵喧哗传来,其中就有A部军队里的人


  因为只有军人军靴才会发出的响亮的踢踏声,


  喧哗的估计是来看热闹的O部的“女王蜂”们,最近新进了一批新鲜血液,估计正闹腾得厉害呢。


  “B部所有员工起立!敬礼!”


  又来了,这种虚伪的礼仪,有多少人是真诚的?


  想着我站了起来,给刚好去倒茶回来的亚瑟比了个手势,见对方心领神会,愉快地伸了个懒腰,打算去看看我们藏在杂物间角落的烤箱里的小饼干烤好了没有。


  “我来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一位是琼斯上校,”

   一阵喧杂的欢呼声,其中不乏OMEGA的尖叫,估计脸是女娲娘娘认真捏的。

 

  好不容易穿过拥挤的人群,挣扎着像一群涌动的沙丁鱼中的白虾,心里心心念念着就只有那盘烤的喷香的小饼干。


  “还有一位嘛...是我们的布拉金斯基上校,布拉金..上...上校?哎?”

 

  “什么嘛,大牌?”,心里默默嘟囔了一句。

 

  突然一声尖叫,人群突然朝我这边靠拢过来,脚下一个踉跄,眼见就要和大地母亲深情 拥抱了,一个人扶住了我。



  “你没事吧”是很温柔的声音。


  我正想是哪位可爱的妹妹拉了我一把,想感激一把顺便约个会喝喝小酒的时候,

  但打脸的速度堪比某个游戏实况的UP主。


  那双困扰我多天,魂牵梦萦的紫水晶般的眼睛,此刻正直直地盯着我。

 

 

 


评论 ( 9 )
热度 ( 54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