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ABO世界观慎入) 论药剂的使用 5

  

人的脑神经是十分复杂的,很多事情早已随生活中的某些小习惯隐藏于潜意识中,正如冰山效应,你所看见的不过冰山一角,而潜意识会在你无意识的情况下主导你的主观意识,科学上定义为低级的条件反射,人无法控制,也无法预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的潜意识发挥到了极致,以至于等我清醒过来时怎么都解释不了我当时是怎么想出这样惊世骇俗的主意的。

 


  “嗯?”伊万看着身下眼神闪烁不定的女侍,好奇地歪过头去。

 

  我快速支着身子地向前探去,对方吃惊了一下,连忙往后退了一点,手腕也松开了,这时一个神奇的脑回路蹦进了我的脑海里,我把右手猛的一抽滑到了对方的腹部以下的位置,

 

  那只白毛熊吃惊地瞪着我,眼睛里全是玩味和一些不清不楚的本能的东西,隐晦不明让那双澄澈的紫罗兰色的眼睛显得阴沉高傲,同时又带着些许像是看待妓女的鄙夷,

 

 

 

 

 

 



   妈的敢鄙视我等下你王爸爸就让你哭!

 

 

 

我想我发誓这是我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妩媚的时刻——都怪平时和亚瑟那个工口大使混多了!

 

 


  含情脉脉的眼神要先抬眼然后眼尾一挑然后再垂下再向上看并配合收下巴食用更佳,配上微微含泪光的小眼神梨花带雨倾国倾城招人疼的小妖精王小耀成功地震慑到了智商低下的大白熊,趁对方的缓冲松手要搂腰的时候,我早已潜伏蓄力已久的左腿毫不犹豫地向白熊的裆部提去。



  后面的事情我记不太清了,反正我是在走廊里听到了枪声然后一个飞踢利落地解决了夺门而出的汉斯和后面追来的打手,幸运的是打手只有两个,而且都不是alpha,要是alpha的话,一个就够我受的,我给亚瑟发了条电讯,告诉他汉斯的事,亚瑟说早在汉斯出“蜂巢”的时候“蜂巢”的人就已经在通缉他了,我把具体的坐标给了亚瑟,相信不到半个小时内总部的人就会到达,然而我就要在这半个小时内撤回家去。


   问我为什么的人可以去吃司康了不然别人就要怀疑你的智商是遗传问题了

 

 

   先不说刚刚被我踢中要害的白熊可能有很大的背景,再者,我这一!身!的!女!仆!装!能见人才有鬼嘞!我快速摁下那几个混蛋的几个穴位并解开了脖子上的花领巾反绑了汉斯的双手,在保证了他们短时间内无法动弹之后迅速离开了现场,

 

 

 

 

 

    然而我低估了那只白毛熊的回血能力,就在我要原路返回逃之夭夭的时候,一只强壮的手臂突然搂住了我的腰,不用回头看我都知道是谁,即使BETA对信息素很迟钝,但是这并不影响alpha信息素在气势上对其的压迫力,


  “绝对服从”。是alpha所独有的暗示。这对omega简直是致命的,接触到闻到这一气味的omega会在瞬间瓦解武力值,诱发发情期也是不奇怪的事。
也幸亏我不是omega,不然在这种优异的alpha的信息素环绕下早就手软脚软了,还能反应过来已经算不错了,

 


   他的下巴顶在我的头顶,一只手搂着我的腰,另一只手好像还拿着什么,
“你……”他的信息素真的太让人窒息了,我感觉行动都有些不利索,正想着要怎么给他一肘子然后尿遁,只感觉脖子一热,然后……

 

 



 疼疼疼痛死我了!

 

 


 这家伙居然咬了我!



疼痛让我的大脑瞬间回归理智,一个肘子轮过去然后转身狼狈地逃跑了。

 

 

 

   如果当时要不是我太猴急离开的话,回头看时一定能看见那只白毛熊眼睛里满满的占有欲,也就是从这里开始,我无意中的一个举动一次作死,至此改变了此后我一生的轨迹。

 

 

 


评论 ( 3 )
热度 ( 46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