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ABO世界观慎入) 论药剂的使用 4

   因为也没什么目标,王耀就在大街上随便游荡,突然一个人从后面冲过来差点撞到了王耀,这个匆忙而熟悉的身影可谓是立马点燃了王耀的八卦之魂,

  “那个是…..汉斯?汉斯!汉斯!喂!”

 王耀口中的汉斯是B部的同事之一,带着眼镜,棕色的小卷发,平时也不爱多说话,斯斯文文的一个BETA。“我看看….还拿着文件袋?这家伙不是迟到了吧?”王耀敏捷地穿梭在繁杂的人群中,好不容易快要拍到他的肩膀时却不巧红绿灯刚好变动,行人突然向王耀的方向挤了过来,

 “汉斯!”

 汉斯似乎听见了王耀的叫喊,他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文件袋,惊慌地左顾右盼咬了咬下唇,王耀刚好抬头正视他,汉斯眼里的惊慌心虚全都落入了王耀的眼睛里,他踌躇了一会儿,像是下定了做某事的决心似的快步离开了现场。

 不正常。

 很不正常。

 汉斯是一年前调任来的,他不可能不记得现在的上班时间,再者加班上班时间无论谁都不能离开“蜂巢”,为了防止泄密,“蜂巢”不允许像王耀一样的普通职员在没有领命的情况下离开更何况汉斯还带着文件,再者他心虚着什么?他为什么不选择走隐秘的地下通道而是人潮拥挤的大马路市中心?原因很简单,他怕。他怕有人会对他下手提前干掉他然而在大庭广众下狙击是十分困难的,所以他没有领命,一但领命特殊任务是肯定走地下通路有专队的ALPHA军队的人保护前往,而很明显只有他一个人,还有一个细节,他的西装领口松开了扣子,袖子也挽了,鞋跟上有少许污渍说明他很匆忙,有人在追他或者是有人在等他,综上所述,汉斯绝对有问题。

 

  叫我名侦探耀·福尔摩斯。

 

  咳咳我们还是去追汉斯吧。

 

  我跟着汉斯左拐右拐很快走出了市中心,我原以为他会在什么郊外别墅里交易,没想到四周的环境越走越繁华,灯红酒绿,靡靡之音,街道上不凡浓妆艳抹的男男女女,我正好奇着汉斯是心情那么好么还来做个大保健,突然汉斯在一间装潢很奢靡的酒店前停住了,狐疑地左右看了看才进了门,我抬头看了看店名,差点没吓出一身冷汗

 (哔——)爱(哔——)俱乐部。

 我靠汉斯你够重口啊平时真是看错你了衣冠禽兽想不到你简直丧尽天良啊!这么黄暴的东西居然可以堂而皇之地挂在门口简直了,想出这个名字的人也是个人才啊!

  我趁保安换岗的缝隙溜进了酒店的后门,酒店是设计是中间一进门是大堂,两侧是服务台,最外边是侍者的更衣室,我在更衣室里找到了工作服,正愁没法浑水摸鱼,这不给我送马甲来了,正当我喜滋滋地准备穿上时,一种不祥的预感就瞬间笼罩了我,

  我矮了。

 

 衣服根本没法穿好,因为太松了。

 

  啊啊啊!老天你个更年期的傲娇公举稍微消停点不行啊非要在这样的节骨眼上坑我!悲愤一脸的我才想起先前看到的侍者和保安都是东德人,也就是来自9区的外姓人,特征是身材高大,体格健壮。

  呵呵。种族歧视。

  但是都到了这一步了我总不能退缩吧?也幸的女更衣室就在隔壁,就这样,我很愉快地换上了女侍的服装,女侍的裙子还算….长.,起码也过了膝盖,是以前欧洲那边的风格,还有顶小帽子…….下身空荡荡的好不安全啊好不习惯…..

  但抓住间谍要紧!

  我顺着汉斯鞋底沾到的泥灰很顺利地找到了房间,鎏金的长耳把手,够烧钱啊。

  一推开门,一股让人窒息的香薰味和信息素交织的味道扑鼻而来,地上凌乱地躺着几只空酒瓶子,房间里光线很暗,刻意布置的昏黄的灯光照影得气氛暧昧,房间的角落里有熏香,朦朦胧胧的,无比甜腻的香气似乎有着别的用途,明明是西式的房间里却用黑色的珠帘划分开,在珠帘后面有一处被红色天鹅绒遮掩的地方,金色的流苏在朦胧之间闪烁着蛊惑人心的光辉,我像是响应了这一神秘的号召一般伸手猛地拽了这流苏,

  然后,

 它 就塌了。

 

  我靠这什么质量!差评!

 

 但是不管那么多了,抓住间谍在说!

  随着一声闷响厚厚的帷幕倒在了地上,我连忙冲了进去,着低胸装的女人正在扒一个男的衣服,看到我之后那个女人就尖叫一声大概是不好意思就慌忙地抓起桌上的包跑了,就剩我和躺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尴尬地留在原地,

  一个白金色头发的男人揉着太阳穴似乎很头痛的样子,他的上衣衬衫的扣子解开了三颗,外套随意地搭着,光线太暗我看不清楚,不过应该是很贵的料子…我知道这么形容很鸡肋,反正是一个有着浅金色有点奶白色金发的身材好像很不错的大帅哥就是了,老天等等他要睁开眼睛了,哎?

那是一双瑰丽的紫水晶般的眼眸,对于我的出现似乎有些不满,高傲的颜色,夺目而动人心魄。

 重点不是他怎么怎么帅,比我以前见的ALPHA都好看而是——

  他!不!是!汉!斯!

  我走错房间了。

  没等我从刚刚的冲击缓过来,一个声音悠悠地从前方传来,“您好像迷路了呢?女侍长?”

  “你们店里的女仆都像您一样鲁莽吗?也真亏的这家店还没破产。”

  “您似乎是新手?我怎么没见过您呢?”

   你当然没见过我了我可是偷溜进来的。我强扯出一点笑容说:“我是替班的,最近才来,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然后我鞠了个躬转身就想走,可ALPHA先一步预料到我想跑路,一掌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看都不看一个过肩摔过去,对方愣了一下,我听见噗呲一声的轻笑,感觉像是在嘲笑的我的不自量力,一个漂亮的反手扣连带一甩我就被摁倒在地,

  “女孩子不可以这么粗鲁哦~,不过你也真是有趣的可爱,你是哪个领班的?”

  他轻笑着嘴唇弯成一条迷人的弧线,白金色的鬓发柔顺地垂在两边,可能是我的反应取悦了他,越发地靠近我的脸,我甚至感觉到他的呼吸打在我脸上时的温度,活像个逗弄新奇玩具的孩子。

 

 

 

 

   


评论 ( 8 )
热度 ( 50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