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ABO世界观慎入) 论药剂的使用

  50187年世界在经历了“娜塔西娅”生化战争后被分化了几个区,此刻世界上已经不存在以国家联邦为形式的制度,而是分成若干个区,在历经战火硝烟动荡的五十四年后,现今主要分为:掌握军队和高科技武器的繁荣大都的是第5区,自由贸易\商旅的是第4区,还有矿产丰富的8区和农产的9区...以及罪恶之都13区。然而尽管人们努力做出了补救但是“娜塔西娅”还是影响到了人体,人种区分出三种性别:alpha,beta,omega,人们发现,alpha拥有更加优秀的头脑和力量,是天生的战士和管理者,beta更像蜂群中的工蜂,至于omega则不具有过强的攻击力,体弱娇气,相当于蜂后,不过正因omega的这一性质他们的人数相对稀少,存活的几率不大所以一直被作为区域重点保护类型,而区域与区域之间或区域自治间必然有犯罪违法的事情发生,那么为了制止、惩戒和国防就有了一个大型机构,它的名字很有意思,就是“蜂巢”,在这个国际统一的大局面下的衍生物中alpha作为战士和领导、科学技术等高项指导,beta大多是外援、信息窃听和配合制造机械等等,也有少量的omega,她们是作为间谍使用的“女王蜂”不过一般是已经标记在录,她们的丈夫大多是科研或者军队里服役的alpha。近年来因为粮食短缺而产生的暴动使战争再次打响,而且在omega稀缺生育直线下坠的前提下非法贩卖和黑市也逐渐猖狂起来。

 

  但这他妈关我什么事。

  

王耀,二十四岁的有志青年,现服务于“蜂巢”的beta信息部,是一名黑客。

 

等等那里不对。

 是的你没看错,我,是一名beta。尽管这很不科学,以至于帮我拿检验的校医惊讶得目瞪口呆反复看了好几遍报告甚至惊动了上层领导,但他妈的我就是那么幸运(至少我这么认为)就是个对任何信息素都不起反应的平凡的beta,原本我只想好好谈个恋爱找个媳妇儿再找一个稳定得工作生娃养娃巴拉巴拉,但老天爷也许就想让我红,大学三年里我交了N个女朋友,但每一个都不超过三天,据其中一个女生讲,她说,王耀,你知不知道你顶着这张脸和我谈恋爱会让我很有压力的,我觉得你应该是报告出错了,不然看你那一脸诱受脸说是beta谁信啊!

  然后我很努力地解释。

  然后,她说:“我推荐你最好还是找一个alpha比较合适,毕竟你那么可爱,要不我们做闺蜜吧,我实在是下不了手啊!”

  然后我就有了一大群闺蜜。

  后来我以前十的成绩进入了“蜂巢”在我的执意下去了信息部,这份工作说的好是平淡悠闲,说的差了就是路人甲的命,alpha和omega部都多少有些鄙夷排挤beta部,但我仍然觉得幸运,因为这份工作十分适合我,现在我已经是B部的骨干成员了工资高了不少而且可以光明正大地开小灶….咳咳,扯远了,我的同事,也是我的搭档是一个喜欢喝红茶的粗眉毛的英国人,亚瑟·柯克兰,他对工作认真负责很值得敬佩但是他的厨艺嘛……

  我发誓仰望星空派这种东西一生只要尝过一次就够了,因为你尝过之后就没有然后可以然后了。

  但是这不是重点,

  在志向和事业爱情上的有着共同挫折让我们俩干脆成了密友,每天互相吐槽坑比日子也过得平静,但老天爷就那么任性,很多时候我都在深切怀疑他是不是个内心娇蛮的小公举,要不这世上哪来那么坑爹的事发生,写出来都分分钟爆红网络风靡大江南北良辰都怕赵日天都服,

   唉也许这就是命,要被那头北极熊压一辈子的命,但是我也知足了因为我不是一个人:   我掉进这个坑里时顺便把亚瑟推进了名为“阿尔弗雷德”的大坑里,


评论 ( 9 )
热度 ( 105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