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原创】宫女是怎么炼成的:中秋夜的抄袭

   于是乎中秋夜的活动就在我的小分队组织下大张旗鼓地开始了,我打算用做很多各种形状的灯笼挂在各个宫殿前,写上灯谜,定制了莲花状的琉璃灯盏,将灯芯置入后便能发出很多颜色的光芒,还画了一些新花样的糕点模具叫御膳房去做了,此外经过讨论统一通过了奖品的制定和相关细节。

 

   殿上有个叫风雅的宫女,最近和我身边的人包括我都走得很近,长得不是特别出色,但对各种事都很上心,中秋眼看就要到了,她到是热心地主动张罗起来,我也乐得清闲,把手上的主意和她说了说,反正我也不贪这点恩惠,她乐呵呵地请了安便离开了,我也懒得去计较这其中的想法。

 

   我手下还有两个二等宫女,一个叫浣云,一个叫追月,浣云恬静稳重,办事有条不紊的;追月却是年纪还小似的,心直口快的活泼样子,倒也娇憨可人,她们两个叽叽咋咋地计划着贴什么样的窗花、做什么样的糕点,请什么戏班子,闲着也是闲着,我便画些新奇的花样叫她们该剪的剪去,该绣的绣去,日子也乐得清闲。

 

   那日刚过三时,我去花房里和工匠们谈了些中秋上鲜花的主意,将图表交给了他们,门房的小太监为了讨我开心,送了我一支由红绳系着的柳木口哨,我瞧着喜欢就带在了身边,穿过御花园的锦鲤池,这毒辣辣的日光几乎要烤干池水。

 

    “这个时候还要出来办事的,都是可怜瓜。”我心里嘲讽地想,“在这等级森严的皇宫里,快活日子都是上层人享受的。”

 

   就当我要穿过御花园到彩绘长廊里去的时候,我看见一个不大的小女孩,孤零零地在那里拍皮球。

 

   女孩应该六、七岁,梳着垂鬟分肖髻,发饰只是几朵简单的珠花,身上既无璎珞、平安锁、玉佩之类的贵器,也无宫女伺候,着半新不旧的撒花红裙,孤零零地独自一人玩皮球。

 

  看样子,怎么地也是个帝姬,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

 

  我向前去,穿过隐藏她的杜鹃花丛,她抬头看见我,吓了一跳,圆圆的脸上写满惊慌失措。

  “我是宫女世凉,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没、没有。”

 

    我笑了,不只是因为她畏畏缩缩的样子很可爱,“我不会告诉别人的,看,我有个哨子,我给你扮一个知更鸟的声音。”我拿出口哨,她的眼睛亮了一下,欣喜地接过哨子,

 

   “我叫你圆圆好不好?”我蹲下来给她擦汗,她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我,点了点头。我心里叹了一声,这许是哪个不受宠的帝姬,备受冷落,竟然被克扣到如此地步,看来,帝王之家也不全是过好日子的。

 

    “你跑出来,母妃会担心的,要不这样,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在这里见面,我是主持这次中秋晚宴的世凉姑姑,我带一些好吃的好玩的给你,但是,你不可以告诉别人哦!我们拉钩,这是我们的小秘密。”

 

    帝姬抬头看我,眼睛里一片澄澈透明,天真无邪,她笑起来甜甜的,有个小梨涡,我把哨子挂在她的脖子上,她开心地连蹦带跳地走了,走了一会儿,由悄悄回头看我一眼“明天你真的会来吗?”

    

  “会,我们拉过勾了。”我笑着向她挥手。

 

  转身时,神不知鬼不觉地背后就多了个魏征,他比我高得多,一双蓝色的丹凤眼里看不出什么情绪。

 

   “她是嘉文帝姬,生母李贵人已经过世,现寄养于福禧宫的柳贵姬处,柳贵姬本身也有一子一女,自然无瑕顾及一个不受宠爱的帝姬。”

 

   我望着嘉文帝姬消失的方向,重重地叹了口气,“她还是个孩子,可惜,这生在宫里,由不得她选择什么,就像是命运,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也会走。”

 

   “只要皇室需要,她们就得毫不犹豫地出嫁,用自己的一生幸福来作为巩固权力和稳定的代价,必要时,甚至要背叛自己所爱,屠戮切身所出的婴孩,一嫁再嫁,直到压榨完最后的价值,运气好的,才能在风烛残年之时被念得几分功劳,得以百金养老。然而就这些富贵背后的牺牲,又有谁知?留得一人孑然在深夜的青灯古佛旁泣诉。”

 

    “你似乎很懂得皇宫里的人心。”魏征撩过一朵开得正艳的白杜鹃,我陷入了沉默,作为一个来自千年后的局外人,我懂的似乎太多也太残忍了。

 

    就在我不知道怎么回答魏征的时候,他放下了拿着花的手,转过身看向富丽堂皇的大殿,我知道,那是金銮殿。

    “懂得多也不是件坏事,别忘了我们也是被这皇宫,亦或是命运或天下,所支配的。”我的左边发髻微微一重,那朵白杜鹃就插到那只素雅的扁银钗旁,那一刹那我有些感动,人生知己难求,能施舍些恩义纯属难得。

 

   次日,我端着一小碟御膳房刚出炉的新式糕点在昨天的老地方等嘉文帝姬,只是等了好几株香,帝姬还未出现,我只能装作路过,一直在附近走动,

 

  “世凉姑姑好。”两个面生的小宫女微微欠身,我点点头,她们便又悄悄说着话过去了,我不禁竖起耳朵偷听,

 

   “风雅姐姐这次的中秋宴会做的真是不错呢!那么多的花样,我都看花了眼!”

   

     “可不是嘛,风雅姐姐忙里忙外的,我那天去青凉台看了,布置得可好了!也不知道那些鲜花和摆设是怎么弄出来的,真好看!”

 

      “那我们还是给风雅姐姐帮帮忙吧!嗯....要是能见到皇上,记上功劳,也是好的。”

 

 

    “ 风雅?那个宫女?”我的心先是一沉,然后又是忍不住笑出来,她喜欢抢风头就由着她去吧,反正到时候具体操作出问题,还不是手忙脚乱要找我帮忙?

 

  人心是很难看清的,只有遇到事情,日久见人心。我心想,可不是这个道理。

 

    另一边,嘉文帝姬可算是匆忙赶来了,跑得小脸红扑扑的,发髻也有些散乱,“世凉,今天我去拜见太后了,所以才迟到的。”我拿出手绢给她擦汗,扶着她一起坐下,揉了揉她的软发,把糕点盘子递给她,这个年纪的小孩子怎么也无法拒绝甜食的,更何况早早处于凄凉境地的帝姬,或许真没能尝到这些新奇的美味。

 

  “世凉...你知道我是谁,对吗?”嘉文帝姬怯生生地问道。

 

   “知道啊,你是圆圆,还是皇上的嘉文帝姬,不过你是我认识的帝姬里面最可爱的,我也只请你吃过点心哦!”

 

  “真的吗?”她眼睛里的干净得让人不忍践踏。

 

   “当然。我谁也没说。”小孩子就是容易哄,只要知道自己是特别的存在,心里就会安稳许多。

 

 

    “那我们以后这样吧,我来找你,你住在..嗯,静思殿的后面。”

 

     “是的,我会在我的门前挂上一盏兔子花灯,你就按照灯来找我吧。”我看着帝姬稚嫩的脸庞,心里默默难受她的未来将会是那样的零落,只是没想到,阴差阳错,缘分使然,我将会助她一臂之力,成为大周史上留名的长公主。


评论 ( 5 )
热度 ( 3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