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露中高甜】:只想和你说情话

*今日...两更吧..


    ❤什么,你们居然是一对?❤


   “我等呀等,等候我的心上人...”军绿色的老款收音机播放着靡靡年代的回音,白色背心的白发老人摇着藤扇,翘着二郎腿惬意地眯眼轻哼,老街区的水泥砖和攀附的爬山虎吊兰在夏日风里簌簌舞动,光影斑驳聚集在凹凸不平的墙面和简陋的防盗网,少年的白衬衫在阳光里散发出好闻的肥皂气味,阿嬷临街绣着鞋垫,大黄狗趴着睡着了。

 

   少年提着沾满洗衣粉和泡泡的衣服到阳台洗浣,五色斑斓的肥皂泡轻盈地漂浮在无色的风中,他奋力搓着盆里的衣服,寄情于能一并把胶着的烦恼搓掉,但他失败了。

 

  他看见防盗网外蓝得刺眼的晴空,有一种不顾一切的勇敢。

 

  他站起来。拧干衣服,感受水滴从手臂滑落的触觉,轻轻的,带少许温度的,像昨日的吻。

 

  “我的脑子都乱套了。”王耀夹起掉下来遮住视线的头发,“不讨厌,也不适应。”

    也还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感情,也许只是注定早夭的那种。

 

        也许自己应该去找个专业人士询问一下。王耀想。

 

        于是乎王湾湾经历了十四年来与自家亲哥最漫长诡异的谈话,她的亲哥王狗剩惆怅且纠结地讲述了一个缠绵悱恻而又狗血淋漓的爱情故事:“我一个哥们....啊,就是闹不和了...为什么不和呢...就是..有另外一个姑娘,嗯..他爱那姑娘..那姑娘爱我..”

 

 

        “.....那就接受他啊”王湾湾叼着辣条一副意大利教父的慈祥表情摸了摸亲哥的头,“他喜欢她,她喜欢你,四舍五入就是喜欢你嘛!”

 

        “!!”我靠不愧是画本子的人,这逻辑!!神一般的逻辑!你该不是从二战意大利阵营里穿越过来的吧??王耀心里跑过千万头北极熊。

 

       王湾湾痛苦地捂住心脏,手伸得老高,含着泪花饱含感情地抹了一把鼻子,声泪俱下地说:“这年头吃口粮可不容易,就算有太太平时也饿得奄奄一息勉强存活,啊!!不靠脑补拉郎怎么能活下去!要活下去就要充分利用每一份资源,每一条细节,每一页画面,就算在北极也要靠爱发电!”

 

        “.......哦。”王耀表情冷漠,起身就要走。

        

         “哎哎哎,别走嘛,我就问一句,”

 

          “帅不帅?”王湾湾的表情神似神烦狗,面露淫光。

 

          王耀一脸慈祥的微笑,插着腰沉思了一会儿,“帅。但是也轮不到你拱这颗白菜了。”

 

         “那有什么关系嘛!!哎!哥!回来嘛!给个电....”

 

          真是瞎搞。王耀扶着额头叹气,王湾湾是不指望了,要是告诉她真相,这会儿都要把屋顶掀了告诉全世界然后批量产本,思来想去,对这种事比较有经验的人.....

 

          “喂?王大耀?怎么?居然舍得打长途给我?天上掉钱了?”英sir还是一如既往地毒舌。

          “哎呦你怎么还没骚死呢,身在大英腐国你这么浪真的不怕给搞比利?”王耀翘着兰花指阴里怪气地回击。

 

           “我有男朋友啊。”

 

            “what!!!!!!!!!”

 

            “我跟你这种没有性生活的人不一样。”英sir嘚瑟的不是一点,“咋啦大宝贝你寂寞难耐了?”

             “就你?呵!呵呵!你睡的也就是阿尔弗雷德这种死胖子吧!”

 

             “卧槽你怎么知道是阿尔弗雷德?”

 

              “卧槽你真的和死胖子有一腿??”

 

                两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评论 ( 2 )
热度 ( 36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