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露中高甜】 : 只想和你说情话

*大概两万字完结

*高甜,两个很会撩的甜腻腻情话日常

*露中only

                         

                                       

   “春天,去看桃树,取山涧清泉,酿成我百年痴梦;夏夜,取听蝉鸣,卷一叶流云,诉说我惶惶心事,秋来啊,到满山花野中去,紫茉莉落在你的肩头,到了冬天,嗯,太冷了,就哪里都别去,我俩就窝在毯子里,和我们的猫一起,热着一锅乱炖汤;” 

 

 “春去夏来,夏去秋来,秋去冬来,一年四季,复复反反”

 

  “贪吃是假的,爱玩也是假的”

 

  “只有喜欢你是真的。”


                               ————引子

 

                      ❥刚好遇见你,遇见爱情

                       

 

   呼吸和阳光同步调得徒然,一呼一吸,一阴一晴,望向看不见的远方,百无聊赖的蓝色里灼目不已的,是耀眼日光,热烈得迈步艰难;风在不停敲打着去年的风铃,南国夏天的尾巴仍然炎热的天气,躁动不安的空气翻涌着,

 

   打开手机,查找列表里熟悉的名字,逐一发送信息,在如此炎热的天气出门,已经不是勇气,而是基友之间比山高比海深的革命友谊。

 

 

 

【腐烂西施】:哎?哥哥我在青海呢,最近有个唱民谣乐队,你要是来哥哥我还能给你均几个妹子给你~

 

【英国的红茶绅士】:我回英国了,你一个人自生自灭吧,不用太想我,我凉快得很。

 

 【全世界最厉害的hero!!!!】:是雪糕不好吃,还是手机不够好玩,是游戏不够新鲜,还是外卖小哥不够帅,说吧,为什么要出门?这种天气,hero表示贼都热化了不需要本hero出场。

 

  【年度最佳本子娘】:嘻嘻嘻嘻嘻嘻嘻欧尼酱既然天气这么炎热我们就去海边吧!我可以给你介绍大胸姐姐,前提是~你要穿死库水~双马尾哦嘻嘻~~((´∀`))ケラケラ♪

 

  .......

 

  【白熊的向日葵】:我可以出门哦!

 

 

  “...看看,我都是什么队友,一群渣渣,当初说好做彼此的奶娘,转眼平胸变基佬,真是毒奶都不如。”王耀默默地把嘲讽得最嘚瑟的舍友亚瑟·柯克兰的备注修改了【迟早要秃顶的仰望星空派】,

 

       【美术系一枝花王大仙】:你是?

 

       【白熊的向日葵】:我是今年的交换生,来自俄罗斯,校内美术展的时候我见过你。你的水墨画设计很漂亮,最近有美术展览冷君和林风眠的画作,你要去看看吗?

 

        电车摇摇晃晃,缓缓驶过城市的巷落,阳光微醺晒得人暖暖的,穿过市集吵吵闹闹的人群和两旁夜来香浓烈的香气,王耀把头靠在窗户上,灰尘在光里闪闪发光,耳边是老歌《如果没有你》,

        “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过?我的心也碎,我的事也不能做....”慵懒沙哑的歌声昏昏然间气氛恰当,王耀沉沉地睡了,但又半梦半醒,迷蒙中电车又停了,一个白衬衫的青年上来了,他拿出了硬币投到箱子里,发出清脆的‘砰’的声音,光照下刺激王耀的眼睛蒙上了薄薄的水雾,看得模模糊糊,呆呆地凝视着白衬衫在瞳孔里变成模糊的一团白色。

 

 

         电车曳啊曳啊,行驶在郊外的野草丛,远处传来蛙声和孩童嬉戏的游戏声,青年小心地伸出手指触碰睡着的人的侧脸,指腹间传来温暖的触觉,很猛的一下咚的敲进心里然后平淡地晕开,像是拿石子投入水池,涟漪一层一层荡开,又像陈奕迅和王菲的对唱,娓娓道来。

 

               

     王耀迷迷蒙蒙醒来,耳边是陈奕迅《因为爱情》的尾声,摇晃的车厢内白衬衫已经不见了,王耀猛地把手拍在隔壁的座位上想要站起来,却发现声音不太对,这一拍没拍到座椅,拍到了人的大腿上,王耀连忙把手抽回来双手捂脸,揉了好几下,发出一串小动物的的哼声,然后才如梦初醒地睁开眼睛;

    青年很高,坐下来也比王耀高小半个头,笑起来有个浅浅的梨涡,看着睡得迷糊的炸毛小动物一脸懵逼的表情,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额..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睡着了,不知道旁边有人,所以...”

 

  青年终于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抚顺了王耀头上的炸毛,将它们顺到耳边,

  王耀睁大了眼睛看他。

 

          “我叫伊万,伊万·布拉金斯基,来自俄罗斯的交换生,你就是王耀了吧?”

 

       “我看看”伊万打开手机,上下扫视了一眼王耀,“美术系一枝花王大仙”?

 

        “....”求求你这么羞耻的名字就不要念出口了啊!

 

         “是,那你就是...白熊的向日葵?白熊?哈哈,你确实很白啊,来,给我捏一个~”王大耀有一个很不召小孩子喜欢的习惯,就是极度热爱捏脸,越可爱越想捏,大白熊伊万乖乖地低下头,老老实实地给王耀捏了,小扇子一样的金色眼睫毛微微颤动,刷过王耀的指尖,痒痒的,触电一般的感觉。

 

         也许是大白熊的手感太好,软软的,十分顺利地俘虏了热衷毛绒玩具的老小孩王大耀,后半段的车程里说说笑笑很快就过去了,王耀知道他是同校生,住在学校的下一个街口;伊万知道他有个爱闹腾的妹妹,整天胡思乱想,还在网上连载着必须打码的漫画;恰逢伊万也有一个妹妹,并且这个妹妹同样让他头疼不已,两人便多了很多共同语言。

 

 

 

       四五点的太阳已经不那么炎热刺眼了,但展览馆里仍然冷清,人影疏疏,伊万拿着相机帮王耀拍下高处的细节,时不时弯腰低下头来和王耀交谈;回去的路上赶上了下班赶集的高峰期,车上毫无空位,相当拥挤,王耀只能靠在上车台阶旁的柱子,伊万握在高处的把手,把王耀护在怀里,车内吵闹,王耀拿出耳机,示意伊万带上,一人一边的耳机,慢慢地谈话变成了看向窗外闪过的风景,虽然不说话,但总觉得一切都很完整,似乎多一句话都是多余的,在百合花和野葱香气和尘土飞扬的车道上,简单生长的,是年轻人的心绪。

 

 

 


评论 ( 6 )
热度 ( 83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