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原创】宫女是怎么炼成的4:初见魏征

  *本章提示:不适宜在吃东西的时候观看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绝对不会在那么尴尬的情况下认识魏征,以至于每次旁人一问起来我们俩的初遇时,一向高冷到死的他就会笑得跟踩着脖子的鸡一样,丝毫不在意我的感受,我不要面子的哦?要是以后有小孩那还得了!别人爸妈都是怎么认识的?哦!什么“赏花元宵夜捡到掉了的簪子啦”、“爷爷奶奶撮合的啦”、“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啦”等等等等,而我的孩子,只能憋屈地说:

 

  “我的爸妈是上茅房没带纸认识的。”【摊手】

 

  真的真的,如果能回去,我一定在那天的黄历上写着:上茅房不宜!

 

 

    话说当晚我其实睡得蛮早的,可能是心大或者是熬惯夜了,起来的时候还是精神满满的,介于昨天晚上急着搞事情没洗澡,刚做好的衣裳又回来了,讲道理,肯定要去痛痛快快地洗个澡啊!然而只能说古代的宫女真苦逼,澡也不是能天天洗的,这对于我这种洁癖患者简直不能忍,那么长的头发,一个月就洗几次,还出汗的话闻起来就像是发霉的裹脚布。

 

 

    依依给我友情提供了皂荚和盐罐,啊对了,还有刷牙这回事,标配绿茶和树枝:这儿有种树,其树枝掰下来削掉表皮沾白盐就可以刷牙,能不能防蛀牙我就不知道了,聊胜于无嘛,看到甜食我是真的刹不住车咯。

 

    就当我把烧好的热水倒进木桶里的时候,一阵洪荒之力在我的体内躁动起来,我望向房间里统一标配的夜壶,算了,嫌弃。我毅然决定奔往遥远的茅房。

 

     是的,有茅房这一玩意在,但不是特别多,我也不知道为啥,可能是图方便还是我们这里设备比较落后就不知道了,反正前些时候我探险新世界的时候发现了一处竹林,还有一间小小的亭子和写着“静思泉”的碑石,环境异常优美,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里有茅房!五个隔间,上头搭着茅草,下头通着流水,还特地栽种了姜花来去味,讲道理,简直五星级茅房好吧啦!?

 

   于是当我愉悦地蹲上坑之后,我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

 

   没带纸。

 

   完了。

 

 

     这可能和你们常看的古装言情小说不一样,你肯定觉得上茅房是一件很轻松的事,然而,你们看的肯定都是些女主整天斗姨娘斗情敌的戏,呵呵,她们都是小仙女,小仙女是不用上茅房的。这压根就不贴近现实好吗?人能不上厕所吗?啊?也就只有我这样清新脱俗,好自然不做作的才会这么坦诚地写出来啊混蛋!在古代啊,纸是作为一种资源的,尤其中原,纸是用作写字的,文化的象征。被士大夫们所珍惜着呢,拿纸擦屁屁是很奢侈也很容易被鄙视的一件事,那么他们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像印度阿三那样??

 



   事实上,他们是把竹子、芦苇啥的劈成两半,然后、、嗯、、剩下的你百度吧,从前我在禅房的时候,都是把以前太妃留下来的佛经拿去撕了当厕纸的…当然,我是看了才撕的,佛经擦身过,佛祖心中留,咳咳,我忏悔,我有罪,嗯。

 

     然而今天,我因为临时起意,啥都没带,我当时真的绝望到不行,这时候我尝试着,呼唤了一下旁边的隔间,为了不那么猥琐,我特意压低了声音。

 

 

      “大兄弟,在吗?”说完这一句我就觉得我是傻逼了,这会儿谁会在啊?

 

       然后我就被爽快的打脸了。

 

      “嗯。”很是清冷低沉的一句。

 

       “那个…大兄弟,有带纸么…”我真的差一点就笑了出来。

 

       然后一个东西就从隔间的顶端飞到了我的头顶,我手忙脚乱地接住,有品位啊,是马草纸。

       马草纸是一种用植物粗纤维制成的纸张,你得揉一揉才能用,不然就会特别硬,不管怎样,总比没有好。我的问题解决了,这就是最好的结局,当然,如果我就此刹车,不和魏征瞎聊天的话。

 

 

     “大兄弟你是在这儿上班的啊?”   

     “叫啥啊,我是西四宫哒。”我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愣是没动静,算了,反正我随时可以开溜,这时候估摸着玉美人也该醒了,我得赶紧回去把澡洗了。

 

      “有缘自相会,千里做厕友,有缘再见了大兄弟!”我真傻,真的,我为什么要故意装得那么豪迈的声音,魏征可是暗卫出身,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说话的对象是男是女,估计他当时都笑傻了吧?还有缘千里做厕友…算了,算了,往事不必重提,千古英明毁于茅厕。

 

 

       “好。”隐隐带了些笑意,却仍是说话不多。我也不那么管着了,直奔回去利索地洗澡洗头,换上我的新制服,把在厕所丢的节操换了一批新的装上,在小厨房吃了两个红糖酱夹饼,做两节广播体操伸伸腿压压筋,漱个口就上班了。

     我的活儿不太多,桃红虽然被打了两下,但也不碍事,依依顶了萍儿的位置,干事还不错,玉美人提拔她做了一把手,也感觉没啥我能做的了,我梳头发也梳不来,伺候人也没有经验,擦擦尘还是可以的。

 

 

     这天玉美人正在梳妆,桃红在给她梳发髻,我恰好进来,玉美人挑拣着匣子里的首饰,见我来便笑着说:“世凉,你替我看看,戴哪个好看?”

 

     我认真端详了桃红给玉美人梳的发髻,很复杂,复杂到我都想唱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头发盘成团,桃红从匣子里拿出一支赤金八宝簪来,正欲为美人戴上,玉美人轻轻地推开桃红的手,对我说道“你来。”

 

     事已至此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匣子里的首饰不多,样式也没有很出挑的,我选中了两只祥云样式的翠色琉璃簪,一左一右戴上,由于我的不熟练,头发塌了一半,桃红冷哼一声,满脸不屑,我干脆就散了少许头发下来,斜插一只银莲花步摇,采了几朵雏菊穿插其中,多了几分少女的随意,也衬得起玉美人的名字。

 

      玉美人很是满意,让我提前领了工钱,五两银子沉甸甸地放在我的小荷包里,这感觉,比啥都踏实,只不过这桃红看着我的脸色就不太好了,他日,若我长久地在玉美人身旁待下去,我怕是下一个萍儿吧?

 

      今个儿天气不错,玉美人提倡带着糕点去御花园喂鱼,我是没什么打算的,可是玉美人有,从西四宫跑到东四宫去只是为了喂鱼谁信啊?当然是‘偶遇’皇上啦!啊,又是这种套路。

 

      主子喂鱼,桃红在一旁伺候,依依去放风,我就随便站着等着他们撕起来的时候实力奶一口回血,算是蛮无聊的,这太阳晒得人暖暖的,只想打瞌睡,我起得又早,这会儿发困了。

 

     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一声尖细的“皇上驾到”把我给震醒了。

     四处张望时,显然我已经错过了一个亿,穿着黄色制服的皇上已经和玉美人‘执手相看泪眼’了,徒留我们几个在旁边晒着的万年单身狗无语凝噎。正当我又恢复常态开小差的时候,一只微凉的手突然拍了下我的脑袋,一个好听到炸裂怀孕的声音从我的头顶传来,




 

     “专心。”

 

 

           

         

 

 

        

    


评论 ( 3 )
热度 ( 8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