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神奇箱子

我梦见海,深邃蔚蓝的海,有歌声,在耳边。

【原创】宫女是怎么炼成的2:参见玉美人

 *女主是个毒舌,脑子里装着外太空,但不是傻白甜

 *宫斗,或许出现有神转折闪腰,各位坐上车的旅客请系好安全带

 *作者已被珠海的阳光晒成牛皮纸箱子(死掉了

   *男主很高很冷很帅,是我的亲儿子


   七月的夏季,对于中原来说是极为炎热的,灼热的阳光在这无风的天气里翻起热浪,连园子里种着的玉兰都晒得蔫蔫的,西四宫的奴才们都晒得走不动路来,躲在树荫和湖边的亭子偷懒,造成他们肆意偷懒的原因很简单:西四宫的妃嫔住的并不多,有也不是受宠的,所以太监宫女也就没有东四宫那么规矩,宫里就是那么现实。

 

 

  这个时候在正午打水就成了一项苦差事,有点品级的太监和宫女都不愿意干,连看守官奴和俘虏的守卫也都在打着盹儿,可是没人给妃嫔和姑姑们送水怎么办?他们想了个招儿:找一个最好欺负的,把活儿扔给她。

  

  然后,我以绝对的优势光荣入选,没办法,背后没点势力靠着在宫里过得就不会太好。于是每天正午,我得给三个宫里送一桶洗漱用的井水,报酬是一碗绿豆汤外加两个馒头。

 

  我奋力地擦着额间滴落的汗水,毒辣的阳光烤得青砖发烫,走起路来特别烫脚,模糊中我努力辨认着各宫的宫门,快速回放着至今我收集到的情报。

 

 

  “西四宫里住着妃嫔的只有烟霞宫和玉华宫,几个不得宠的良人和采女,东四宫人就多了,但是还没有去过…”

 

 

     突然,有人唤住了我,“那个是谁宫里的宫女?快来帮个忙!美人?美人你还好吧?”一个穿着水绿色纱裙的女子晕在烟霞宫门口,抱着她叫得无比凄惨的估计是她的贴身丫头,哭得就跟天塌了一样,眼看此景,我连忙吃力地拎着水桶向他们走去,不经意间我扫了一眼站着的另一个宫女,她头上插着只闪闪发光的珠钗,她望着自家中暑晕倒的主子,不但没有担忧,从她的眼睛里,我甚至看到了厌恶和鄙夷。


 

  我的心思一沉。

 

    “让开,我来看看她,有手绢吗?给我。”哭成花脸猫的小宫女连忙掏出一块手绢,我掀开桶盖,浸了好些凉水盖在她的额头上,“小霞子!快,扶美人进去!”我和小霞子合力把玉美人抬进了偏殿里,我托西四宫总领太监怀德请了位医女来,医女给玉美人扎了几针后,她才惨白着一张小脸悠悠地醒过来,谢过医女,我跪在床边分了一半绿豆汤给她喝,她看上去是热坏了,也不顾得这绿豆汤有多糙,咕咚咕咚半碗喝下去,她的脸色才好些了,玉美人生得柔柔弱弱的,笑起来有一个梨涡,煞是好看。

 

 

   “美人,你可算是醒了,可真是吓死萍儿了”那个戴着珠钗的宫女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了床前,

 

  玉美人刚要说话,我一手握住她拿着汤碗的手,冷着脸轻轻地摇了摇头,玉美人先是一愣,很快恢复了主子的气度,对着萍儿说:“辛苦你了,歇着去吧,让桃红去收拾收拾行李,吩咐小厨房做多一份荷花酥来。”

 

   萍儿翻了个白眼,有点不屑地说:“美人,这会儿在烟霞宫可比不上咱们的玉蝉殿,他们那里能弄来吃的呀,还是等内务府的大厨房吧。”

 

 玉美人脸上的神色变了变,又笑着说:“从前在披香殿伺候淑妃娘娘的时候,与安婕妤相处甚好,你且去披香殿向安姐姐请安,报个顺利。”


 

   玉美人直愣愣地看着萍儿走出偏殿的身影,呆了好一会,我默默地收拾着汤碗,行了个便礼,正欲退下,玉美人连忙叫住我,

 

   “方才得姑姑善心相助,玉嬛才得以脱险,多谢姑姑,玉嬛初来烟霞宫,不知姑姑叫什么,在哪个宫里当差?”

 

   “奴婢世凉,是闲太妃禅房的杂洒宫女”我低垂着眼,想了想,又补充道“玉美人客气了,奴婢只是做了本分罢了,美人好生歇息,这烟霞宫里您的品级最高,除您之外还住着柳良人和方才人,小霞子已回复过,美人不见客了。”

 

   “好,好,依依,去取我的匣子来。”

 

   玉美人拉着我的手,亲切地招呼我坐下,一个带着绢花的宫女捧着首饰匣子到玉美人身旁,“美人,匣子取来了。”

 

   玉美人拿起一只金钗,比划了一下,不满意似的放回,又拿起一对东珠耳垂为我戴上,

 

   “姑姑这身衣裳的样式有些旧了,依依,去取那匹昭仪娘娘赏的缎子来,给世凉姑姑做几身衣服,叫苏绣娘来做,她是江南来的,做衣服的手艺好。”

 

  

 

      “世凉谢玉美人赏赐,世凉只是一个普通的宫女,并无伺候的主子,若是玉美人有什么吩咐,世凉定当尽全力。”我抬头看着玉美人,玉美人一脸的感动,扶着依依的手说“世凉姑姑,我们竟如此有缘分,我初来乍到,若有姑姑在旁打点该有多好!不如我向内务府讨了姑姑来,想必闲太妃在九泉之下也会为姑姑能再伺良主而为姑姑高兴呢!”

 

 

    “谢玉美人。”我仍不多话讲,心里明白这玉美人也不是什么小白兔,一口一个“姑姑”叫的亲切,迫切想要拉拢我,应该也是急着用人。

 

 

    “世凉姑姑,这边请,小霞子已经和怀德公公打过招呼了,您就和桃红姐姐、萍儿姐姐住在东边的小厢房里,被褥和您的东西桃红姐姐已经摆好了,对了,怀德公公托小霞子跟您说,在新主子跟头要好好干,可不能马虎。”

 

     我摸了摸那套半新不旧的被褥,淡淡地说:“有劳依依妹妹了,不知道桃红姐姐和萍儿姐姐分别睡在哪里呢?好打个招呼,我一个人住生僻惯了,怕叨扰二位姐姐呢。”

 

    “桃红姐姐和萍儿姐姐是美人带来的家生子,我是后来伺候才美人的,桃红姐姐对美人忠心耿耿。”依依独独夸了桃红忠心,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到了晚膳,玉美人做主把方才人和柳良人请来共同进膳,方才人年纪二十有五,却仍然是个才人,遇到这种情况自然是巴结的;柳良人身份低微,浣衣出身,倒也识趣地来了,三人边聊着针线边喝茶,依依在里头伺候着,桃红端着糕点从我身边经过,打量了几下我,眼睛在我耳垂上的东珠顿了一会儿,问道:“萍儿回来没有?”

 

      “萍儿不曾回来过。桃红姐姐,我听依依说过,你是玉美人的家生子,从小和玉美人一同长大,情谊深厚,旁人无法比拟,只是不知这萍儿是否也是如此?”

 

      桃红脸上一冷,有些气愤地说:“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我总觉得她最近怪怪的….哼!不过一个丫鬟而已,神气什么?”

 

 

     “桃红姐姐莫要气愤,别为这些无谓之人伤了气神,你是玉美人的臂膀,玉美人现下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你和她置气做什么?好了,我去找她,你先把糕点端进去吧。”

 

      桃红听了这话显然气顺很多,而我站在门口听吩咐,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美人!美人!外头来了好多人,是陈昭仪她们!”小霞子一阵风似的冲到院子里。

        

      我往外头一看:一只浩浩荡荡的队伍向烟霞宫走来,十多名宫女太监提着红灯笼在前头照亮,后头跟着三顶软轿,珠翠和华盖在夜晚的烛火中闪闪发光,这架势,不得了。

 

     守门的太监慌慌张张地跑出去给妃嫔们行礼,玉美人也出来了,姿态优雅地行了个便礼,一身的水色香云纱显出几分仙子的清冷。

 

     “见过昭仪娘娘、见过安婕妤、李荣华。姐姐们好生雅兴,秉烛夜游,怎么到了妹妹这儿也不先通报一声?妹妹都没来得及迎接姐姐的大驾呢。”

 

 

      “玉妹妹好久不见,看啊,啧啧,都清瘦了不少,皇上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总有一天,皇上会想起妹妹你的好。”李荣华阴阳怪气地笑了两声,一头的金钗珠翠沉甸甸的,也不怕闪了脖子。

 

 

        “今个儿来,是昭仪娘娘丢了一支宝贵的金簪,那是皇上亲赏给姐姐的,这宫里也找不出三支来,我和荣华妹妹听着心急,却也想不到什么法子,素闻妹妹聪慧过人,特地来请教妹妹。”安婕妤十指涂了丹蔻,在烛光下显得分外妖娆。

 

     “姐姐哪里话,快请进来,桃红!依依!快去沏茶,请三位姐姐入座,世凉,你且去寻一寻萍儿,我让她去取新做的衣服,怎么天黑了还没回来?”

 

 

   “是,美人。”我淡淡地俯首退下,悄无声息地溜出了烟霞宫。

    我就知道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评论 ( 5 )
热度 ( 12 )

© 白色的神奇箱子 | Powered by LOFTER